制冰师马永俊:冰壶道 我来造

2017-03-31 09:14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制冰师马永俊—— 冰壶道 我来造 (体验·新职业)

2017年女子冰壶世锦赛期间,制冰师马永俊每天都很忙碌。每场比赛前的两个小时,他和比赛制冰团队都会准时到达场地,清理冰面上的灰尘、刨平冰面、洒上冰点,为下一场比赛做准备。

作为本届世锦赛的制冰师,马永俊所从事的工作此前并不为大众所熟悉,却在比赛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赛前制冰到赛时进行冰面维护,每一步都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规范,在马永俊看来,制冰师这一行业的“含金量”正在于此。“既要技术过硬,也要有丰富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要明白冰壶的原理,”他说,目前国内的制冰师非常稀缺。

冰面下是精雕细琢的工艺

冰壶运动对场地和器材的要求都非常严格,为保障冰场不开裂、无杂质,冰场浇制全部使用蒸馏水,温度和湿度也需要保持在一定范围内。

“冰壶是所有冰上项目对冰面要求最高的,”马永俊说,本届世锦赛前,整个制冰团队花费了将近10天时间才将冰壶赛道铺设完成,洁白的冰面下是各种精雕细琢的工艺。“首先要在赛道上冻一层底冰,要用细水管把水一点点均匀地浇上去。然后补水,喷白漆,大家看到冰壶赛道的乳白色实际是冰漆。喷完底漆经过精准测量,再用冰漆画上大本营、标志线等。然后继续补水,找平。平整度达到要求后,再用刮冰车修出弧线。”马永俊说。

不仅如此,比赛期间对于冰面的监控和维护同样不可马虎。每场比赛前,制冰团队在整理冰面后,都会再洒一层微小的冰粒,比赛中队员们就是通过刷冰改变赛道的摩擦力,来影响冰壶轨迹的。“赛前的2个小时内,我们会先处理掉上一场遗留的灰尘杂质,然后用刮冰车把冰面刨一遍,弄得像镜子似的平整,再在冰面上洒上比赛用的冰点,”马永俊说,冰点要洒两次,水温要相差5—10摄氏度。

马永俊说,“能够参加世锦赛的冰壶运动员通常都有着非常丰富的比赛经验,她们赛前会测试冰面,然后计算出投壶的速度,因此我们的制冰工作必须精益求精。”

与冰壶的缘分由来已久

对于马永俊而言,踏入制冰师这行,纯属偶然,而他与冰壶的缘分却由来已久。

作为一名80后,马永俊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接触冰壶,成了中国第一批专业冰壶运动员。“那时候国内没有专业冰壶道,练习用的场地都很涩,第一次参加泛太平洋比赛,我们都觉得赛道特别滑,收不住劲儿,扔出去的壶把场边挡板儿都撞歪了。”马永俊笑道。

2005年,马永俊因伤退出了国家队,到黑龙江省冰壶队当了一名教练。“其实当时有很多其他选择,但我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冰壶,不想离开这项运动,”他说。马永俊制冰的本事,便是做教练以后练成的。

“国内的冰壶项目发展得比较晚,场馆的设施配备很不齐全,我们队里没有专业技术人员做冰面维护这一块,所以只能自己来,”马永俊说。为了给队员们创造尽量好的冰面条件,马永俊开始钻研制冰。他翻阅了大量国外有关制冰的书籍,也会利用每一次带队到国内外参赛的机会,改进制冰技术。平时,他会有意识地向队员讲解一些制冰常识。“湿度、冰温、环境温度等数据都会影响投壶的效果,队员们懂一点制冰知识的话,能更快地适应场地。”

如今,马永俊已是国内最优秀的制冰师之一,他也开始带起了徒弟——队中的两名“90后”在他的指导下逐渐承担起了队伍的制冰工作。

国内制冰师还很稀缺

冰壶运动在国内起步较晚,受到场地等条件的制约,还没有发展成为一项在民间流行的体育项目。本届世锦赛落户北京,对冰壶运动在国内的普及和推广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而对于马永俊和比赛制冰团队而言,与世界顶级制冰师的合作,同样是弥足珍贵的学习机会。

本届世锦赛,世界冰壶联合会指派了两名加拿大顶级制冰师全程指导并参与到制冰的过程中。其中,首席制冰师汉斯·乌斯里奇是国际专业机构颁发的四级制冰师,也就是世界最高级别的制冰师。

“算上这次世锦赛,我已经是第三次与汉斯合作了,”马永俊说,每一次都让他受益匪浅。“2014年男子冰壶世锦赛时,也是汉斯带队来指导制冰,当时他带来一套非常严格的操作流程和先进的器材,让我非常震撼,”马永俊说,这些都是国内冰壶发展过程中所欠缺的。

在马永俊看来,目前国内还没有像汉斯这样的职业制冰师,这次参与世锦赛制冰的12名国内制冰师大部分是来自地方冰壶队的教练。“国内冰壶本身开展的时间就不长,更没有职业化市场化发展,因此会制冰的人也是寥寥无几。”马永俊说。

据了解,制冰师从初级到四级共分五个级别,最高级别的四级制冰师在全球也只有十几名。从初级升至四级,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过,在马永俊看来,借助2022年举办冬奥会的契机,国内制冰师的工作正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引起更多关注。“未来国内会建成更多的冰壶场馆,对制冰师这样专业人才的需求也会增加,”他说,“希望以后可以出现更多的制冰师,在技术水平方面也可以更上层楼。”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本报记者 季 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