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田退役退役实况 来生不再选花滑 求福原爱牵红线

2017-04-13 10:49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浅田退役:来生不再选花滑 求福原爱牵红线

4月12日,发表了退役声明的浅田真央在东京召开的记者会。现场采访感情真挚,催人泪下。全场浅田真央答记者问全文如下:

我两天前在博客上发表了退役声明,再次向大家报告。我——浅田真央,作为运动员的生活正式结束了。长期以来的运动员生涯中,是在座的大家和我的粉丝们的支持,让我翻跃过了有许许多多的大山。今天,我想传达自己感谢的心情,因此,开设了这场记者会。

记者:是以什么形式和亲朋好友报告的呢?

浅田:稍早一点的时候,我和亲人和朋友说了我要退役的事情。他们都说,辛苦啦,一直以来都很努力。

记者:再次报告的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浅田:今天到场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人来,真的吓了一跳。现在稍微放松一点了。

记者:具体来讲,退役是什么样时候决定的呢?

浅田:日本锦标赛结束后,当结果出来的时候想到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始终希望能坚持到最后,一直到不能再继续的时候,因此,就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记者:发表了退役声明以来,周围的人都说了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话呢?

浅田:退役声明发表后,有很多的人和我联系,对我说,一直以来辛苦了这样的话。我自己也居的,作为选手的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记者:从日本全国锦标赛至今,都想了什么呢?

浅田:从复出以来,是以平昌冬奥会为目标的,自己也曾经那样说过,但目标也许无法实现了这样的想法出现的时候,内心的争斗和纠结就萌生了。

记者: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冰鞋的情景吗?

浅田:虽然不太记得,但是记得之前看过5岁时,带着安全头盔的护具,穿着滑冰服的滑行的照片。

记者:那个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浅田:小的时候,会的技术虽然不多,但是每次一项动作可以完成的时候,真的非常开心。

记者:有什么痛苦的事情吗?

浅田:没有觉得有什么是痛苦的,花滑这条路是我自己期望的,也是自己选择的道路,所以并不觉得痛苦。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要退役的呢?

浅田:复出以来,比较好的情况是,可以滑冰,进行练习,参加比赛,接下来还可以继续吗,这样的想法便增强了,而精神好,身体方面的伤痛变多了。总算挺过了第一个赛季,第二个赛季也想好好加油。但是,日本锦标赛后,真的觉得已经足够了。

记者:在最后一次日本全国锦标赛的心情如何?

浅田:是最后一次的这样的心情,应该说是索契奥运之后的花滑世锦赛。最后,想要再挑战一下阿克塞尔三周半跳,然后以自己的风格作为结束。

记者:两届奥运会,温哥华冬奥会时是什么心情呢?

浅田:刚刚19岁,年轻气盛,好胜心切的想要超过别人。

记者:索契奥运会时的表现非常出色,当时的心情呢?

浅田:索契奥运会的时候,短节目的比分不太理想,是精神上比较痛苦的比赛。自由滑以完美的表演收场,将从温哥华以来4年的心血都倾注其中了。

记者:回首两次奥运会呢?

浅田:积累了很多很好的经验。

记者:三次获得花滑世锦赛冠军,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浅田:拿到世锦赛的金牌,都是奥运之后的事情了。在奥运会上很懊悔,因此有了世锦赛中不错的表现。上次世锦赛时,自己已经意识到是最后一次了。当时,最强烈的感受就是,要将自己的花滑生涯全部编排进节目中。

记者:还有其他的印象深刻的比赛吗?

浅田:啊,这个问题好难啊,要讲一个很难。但是,我想起了索契的自由滑比赛。在至今为止的比赛中,有着情绪最低落的一部分,但是最后可以用完美的表演来挽回,而且又是在奥运会,因此觉得真的太棒了。

记者:对于山田教练,想起了什么呢?

浅田:小时候受到了她的指导。她教给了我滑冰的快乐,以及挑战的快乐。不仅仅是滑冰,她教会了我很多。

记者:佐藤教练呢?

浅田:成为了大人之后,受到了她的指导。自己的意见也很强烈,和教练一起探讨的机会很多很多。是会聆听我的意见,并且安静的守护着我的老师。

记者:今后的计划是什么呢?

浅田:首先,这个夏天就有的“THE ICE”秀的表演,那将是我运动员生涯结束后,在大家面前的第一次表演,为了很好的表演想要好好努力。从5岁开始,一直受到滑冰的关照。从今以后,不论以什么形式,都想要向滑冰报恩。

记者:以浅田真央为偶像的小选手们,其中将会有机会变成顶尖选手。关于今后,对他们想说什么?

浅田:虽然退役了,但我想也许我能带动滑冰界的发展。年轻的选手层出不穷,希望他们能用年轻的力量带动这项运动的发展。

记者:从休养算起,回归之后的这两年意义是什么呢?

浅田:索契奥运周期世锦赛结束后,想到了自己是否结束运动员生涯,以及现在真的还可以做到吗。抱着期望复出并且进行了挑战,现在来看没什么遗憾了。真的觉得,可以完成再一次的挑战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记者:花样滑冰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浅田:嗯。什么样的存在啊。这个回答起来很难,但是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大概就是人生吧。

记者:想夸奖一下自己的地方是什么?

浅田:我想对自己说。有很多厌倦的时候。我是那种一旦投入某件事情就会全身心地投入,但很快就会厌倦的性格但是,花滑这件事,从5岁到26岁一直坚持着,真厉害啊,可以持续这么久的时间。

记者:花滑人生是怎样的呢?

浅田:我全部生活的中心就是花样滑冰,这就是我的人生。

记者:对粉丝们想说什么呢?

浅田:真的有许许多多的人给我加油,不管我表现的好不好,对我的支持都从未间断过,真的非常激励我,也是我的力量源泉。真的很感谢,谢谢你们!

记者:现在紧张吗?

浅田:空调太热了,喉咙也有点干。

记者:想象中的退役是什么样子呢?

浅田:在正式发表前,自己都觉得不太真实,再次坐到这里的时候,一直到现在讲了这么多之后,才有了一些真的退役了的感受。

记者:觉得有点孤独呢?还是神清气爽呢?

浅田:现在是心情愉快的。

记者: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吗?

浅田:在做决定的时候很苦恼。但是,想来也没有什么没有做到的事情了,因此觉得其实真的尽力了。

记者:今天穿了白色的衬衫和白色的外套,为什么选择了白色的衣服呢?

浅田:在选择的时候,纠结于黑色还是白色。但,就自己的心情而言,应该是一切都晴朗之后的愉悦,所以穿了现在这样的衣服。

记者:至今以来好多次说过“零失误”,追求完美的想法是如何的呢?

浅田:不想失败,所以才一直反复练习,谁都不想出现失误。自己不是那种临场发挥非常强的类型,所以才一直这样说。

记者:阿克塞尔三周半跳是什么样的动作呢?

浅田:我一直想要向伊藤绿前辈那样跳出三周半这个动作,一直在追梦,也终于完成了。跳的时候真的非常开心,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强大。但反过来说,令人烦恼的部分也很多。

记者:5岁开始练习滑冰,如果有时光机的话,你想要对那时的自己说点什么呢?

浅田:加油哟,我成为了花样滑冰选手,受到了大家很多的支持,觉得非常的幸福。虽然也有很辛苦的时候,但应该就是会给自己加加油。

记者:结合儿时的回忆,对日本以及世界上的孩子们的建议和想说的话是什么?

浅田:我想说,我之所以有现在,是小时候开始就非常喜欢滑冰。现在开始滑冰的孩子,正在努力练习的孩子,一定不要忘记对于滑冰的热爱。我非常喜欢小孩子,以前就很想开设滑冰教室,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做的。

记者:如果可以和阿克塞尔跳打招呼呢?

浅田:好难啊。大概就是“为什么不能让我更简单地跳成呢?”

记者:支撑你的动力是什么?

浅田:我的目标吧。但是不仅如此,还有来自大家的的支持。

记者:今年的世锦赛,日本只拿到2张平昌奥运会的入场券,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下降呢?对于退役有影响吗?

浅田:对于放弃了平昌冬奥会的自己,是否能够得到原谅,可能说的有点过,但是最后决定要退役是在2月的时候,和世锦赛的结果没有什么关系,是自己最后决定的。减少到2个名额确实很遗憾,但是以2个名额和其他选手一起竞争,能发挥出真正高水平来比赛的话,其实也没有并什么。

记者:2月决定,4月才发表。中间经历了什么呢?

浅田:一些准备以及心情的调整,直到今天。

记者:日本锦标赛开始算的3个月,一直到退意的想法的确定之前,烦恼的时候,都是谁给你了支持和推动?

浅田:我和家人,朋友还有认识的人一起商量过。接受了很多建议,但是最后决定的人还是自己。去旅行,去了许多之前没去过的地方,在这期间决定的。

记者:最后是自己决定的吗?

浅田:是的。

记者:这么久的竞技人生中,促成你最后的决定,重要的话是什么?

浅田:这个决定之后,有很多人说了很多温暖的话,现在在这里真的觉得心情非常好。感谢的心情,我是不会忘记的。

记者:现在滑冰变的流行,日本也变成了强国,你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样的贡献呢?

浅田:我小的时候,滑冰选手有非常厉害的伊藤绿前辈。我就是以此为了目标而努力的。少年组,青年组比赛一路比过来,觉得云集了各种很有魅力的滑冰选手,受到了别人的激励,互相切磋琢磨,然后继续努力。而且,我觉得因为有了一直给我加油的人,是不是因此而成为了备受瞩目的运动。今后也是如此,因为有大家的激励,所以会继续加油的。

记者:刚才说的,在运动员生涯里有很多困境存在,索契冬奥会短节目之后,在自由滑之前是如何调整恢复的呢?

浅田:短节目结束之后,觉得不能回日本了,觉得很难过。自由滑比赛当天早上,心情也没有转变过来。公开练习之后,也抱着可以吗的疑问。化了妆,穿上了转呗,从门出来的进入赛场的那个瞬间,想到了“只能加油了”,终于那个时候出现了最后一搏的想法。

记者:自由滑结束的瞬间,是什么心情呢?

浅田:做完了最后的动作时的心情是,啊,终于结束了。同时,也觉得太好了的情绪涌上心头,眼泪了留了下来。温哥华冬奥会的时候也流下了懊悔的眼泪,但是觉得不能哭啊,然后就笑了。

记者:关于向完全不同的世界前进,你是怎么想的呢?

浅田:我觉得是新的一步。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安的,只是向着前面的道路前进就好了。我想要积累新的经验,然后前进。

记者:向前进的姿态让人印象深刻。在向前的事情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浅田:虽然小时候不明白,虽然每一天都那样做着,抱着从今以后想要做什么这样的目标去做。我一直以来都有强烈的目标达成的渴望。

记者:最想做的是什么呢?

浅田:1,2,3月有了时间,我去旅行,以及吃了很好吃的食物。

记者:对于金妍儿有什么想法呢?

浅田:我们两个从15,16岁开始一直一起比赛,一边给予了对方很好的激励,也一边得到了成长,我觉得是不是这样让花样滑冰界也变得更好了。

记者:普鲁申科也退役了。作为伙伴,你如何评价他?

浅田:普鲁申科退役这件事,他是一个比我的运动生涯还要长的选手。留下了许多的纪录,也展现了他的个人魅力。我从心底里想对他说,真是辛苦了。

记者:关于最后一次的日本全国锦标赛的时候,觉得“已经足够了”,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参加比赛的呢?

浅田:参加比赛的心情,就只有一心准备比赛,这是不会改变的。如常的希望可以做到没有失望的完美的表演,和充满自信的滑行。结束的时候,虽然不完美,也不是最棒的表现,当然也有一点懊悔的心情。但是,之后在等待结果的地方坐下的时候,觉得“也许已经足够了”。

记者:“也许已经足够了”是什么意思?

浅田:从12岁开始参加日本锦标赛以来,结束的时候却是最让人遗憾的结果。不过结果一个,我觉得导致重大决定的应该都是大事件。

记者:这个是运动员生涯的原点吗?

浅田:对于自己的话是的,那个时候的目标达成了非常的开心,而且还想着要继续努力下去。

记者: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

浅田:不要啊。毕竟是26年走过来,还挺难的。但是,本来就不能回到过去,所以,现在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记者:之前想要坚持到平昌冬奥会,是不是让你做决定时花了更长时间的原因。现在,对于奥运会有什么想法呢?

浅田:距离平昌奥运会还有一年,选手们都怀着不同的想法生活着,我想要给他们加油。

记者:那么,奥运会这个舞台呢?

浅田:毕竟,是四年一度,很多选手都是以此为目标,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努力的。可以出场,拿到奖牌觉得很开心,奥运会真的是个非常棒的舞台。

记者:如果有来世的话,还会做花滑运动员吗?

浅田:现在,直到26岁了一直在进行花滑运动,做了所有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后悔的了,如果再有一次人生,应该不会选择花滑的道路。想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特别喜欢吃东西,想去做蛋糕,磨咖啡或者开个餐馆也不错,做些那样的事情。

记者:言出必行这样的理念,是谁教给你的?

浅田:我觉得是妈妈。我这样的性格,非常的固执,平常的话还好,但是一旦决定了做什么事情就会非常执着。

记者:贯彻言出必行最早是什么事情?

浅田:现在能想起来的就是,小时候每年会在野边山合宿,就是在那里决定了以后一定要跳出三周半跳。

记者:现在有结婚的打算吗?

浅田:结婚啊,没有啊。如果有了交往对象的话,应该会以他为主吧。

记者:像乒乓球选手福原爱那样,你觉得台湾人如何呢?

浅田:我和福原爱是好朋友,我想让她如果有好的台湾男孩子可以介绍给我。真的一直都很想去台湾旅游,福原爱应该会给我做向导的。

记者:今后,有成为职业滑冰者的打算的话,作为职业如何看待以后的发展呢?

浅田:最近的一场就是“THE ICE”。虽然节目单还没有做,演出号码已经做好了。这场表演,我想我会倾注自己花滑人生的全部去做的。

记者:最后想说的话是什么?

浅田:今天,真的很感谢大家。从我宣布退役以来的2天里,各种温暖的话语,让我退役的心情也变的很好。花样滑冰的人生以及经验是不会忘记的,我会带着找到新的目标的笑容,继续向前进。谢谢大家的支持。(佳茗)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朝日新闻 佳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