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总教练赵宏博:我要带出新的世界冠军

2017-06-26 17:1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赵宏博接任花滑总教练:我要带出新的世界冠军

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姚滨光荣退休,原中国花样滑冰队双人滑主教练赵宏博本周正式走马上任,接任总教练一职。北京晚报记者对赵宏博进行了专访。

记者(以下简称记):接过恩师姚滨的班,你首先做的是什么?

赵宏博(以下简称赵):我们对教练团队进行了大幅度的调整,男子单人滑教练改为许兆晓和付彩姝,女子单人滑教练是贾曙光和刘巍。双人滑组教练是韩冰和关金林老师,冰舞教练是黄桂玉,还有一名外教。整个团队近期目标是备战2018年平昌冬奥会,长远目标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现在每一个组都有两名教练员,以后还会进一步充实。

记:姚滨指导一直希望你能超越他,说只有那样中国花滑才会往前走,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超越恩师?

赵:我非常感谢姚老师这么多年对中国花样滑冰做的贡献,我也是秉承了姚老师的训练模式,传承他的训练理念,这是一个成功的、也是世界上很先进的训练理念。我希望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带出新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

记:姚滨指导卸任时,有没有对你做一些嘱咐?

赵:有的,但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叮嘱。其实我们也不用说太多,我的工作干得好不好,姚老师都一直在盯着呢。

记:姚指导把中国花滑从低谷带向世界巅峰,你接任总教练后对整个队伍有什么整体规划?

赵:花样滑冰运动每一年的国际发展趋势都是不同的,要求也不同,我们要始终跟上国际发展趋势。中国双人滑过去这一年是很艰难的,但我们也从经历中积累了经验,最终隋文静和韩聪拿到了世锦赛金牌。从整体上看,我们没有走弯路,一直是按照计划一步步在往前推进。今年整个调整还是以备战2018年冬奥会为主,长远是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准备。

记:以2022年的标准衡量,目前中国队的人才储备是个什么情况?

赵: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训练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涵盖的技术内容比较多。国家队现在的运动员大名单里,除了大家都很熟悉的一线运动员,在男子单人滑方面也抽调了一些青少年选手,他们都是2022年冬奥会的适龄队员。女单现在人员也在充实之中,我们计划不仅仅是国内选拔,将来也会考虑到国际选拔。我们还有4年半的时间,相信会涌现出一些好苗子。

记:你之前一直带双人滑选手,现在从总教练的角度上如何去开展工作?

赵:我不会偏心,必须一碗水端平,我会拿出一些精力去关注单人滑。以前,我们虽然跟单人滑都是在一起训练,但关注的不是很多,有时候他们也在地方队训练,像去年的李子君,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训练,教练也在不停地换,但感觉是走了点儿弯路。在我看来,中国的双人滑、男单和女单这三个项目都具备一定潜质。

记:从双人滑主教练到花滑队总教练,你的执教理念会有哪些改变?

赵:双人滑一直由我来带,整个训练模式也都是共享的,我们现在也在推行交叉管理的训练模式,改变之前一些固有的思路。我们现在完全是国际化的模式,除了劳瑞(加拿大人、世界著名花样滑冰编排教练),也试着跟俄罗斯两届冬奥会冠军高尔捷娃以及普鲁申科的教练米申等人保持长期的交流,从他们身上,我们能得到很多对中国花滑有用的东西。

记:不管是哪个单项,你都会采取双人滑训练和管理模式吗?

赵:大家都知道2022年冬奥会在家门口比赛,我们得向全国冰迷们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所以4个项目均衡发展是很重要的,双人滑和男子单人滑的金博洋是重点,包括女子单人滑在内的弱项也都在努力往上提升,总之一切都按照双人滑的模式往前推进。

记:从你的角度看,中国单人滑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赵:从难度动作上来说,男子单人滑目前世界上有两个最好的运动员,一个是陈巍,一个就是金博洋。但在一些细节,比如音乐理解和表达上,中国运动员稍弱一些,怎样去提高运动员的艺术修养也是我们下一步重点要做的。目前,我们的想法是把他们的技术,比如旋转、滑行等都拆分出来逐个精雕细刻,就像当年我们拆分双人滑一样,会分成段落和细节对队员进行更高的要求,包括他要表达的各个位置和裁判员观看的角度,都要进行细致的训练。

至于女子单人滑,这些年有些滑坡,包括今年世锦赛也只拿到了一个冬奥会参赛名额。女单组在前一段的管理、训练模式上没有做到很系统,现在要把他们向双人滑的模式当中去靠拢,重新制定新计划。

记:双人滑新赛季是否会有新亮点?

赵:我们一直跟劳瑞合作,目前大家的节目编排基本上都完成了。男单的金博洋、女单的李子君、李香凝节目编排也都结束了。双人滑组也完成了,一个月前已经开始训练了,新节目是从上一个周期的经验中取长补短做进一步调整。至于具体内容,现在还不便跟大家说太多。

本报记者 孔宁 J087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孔宁 J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