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冠军到冰场老板 “冰上蝴蝶”陈露的华丽转身

2017-08-07 09:36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冰上蝴蝶”陈露的华丽转身

北京东四环内的西大望路,是寸土寸金的核心地段。在密集的钢铁森林中,一座气膜结构的冰场圈出了一块闹中取静的“世外桃源”,这就是不久前刚刚落成的陈露冰上运动中心。

冰场外,正是七月的酷暑,冰场内,却是一个清凉世界。中午十一时,陈露正在冰面上指导几名小队员学习花样滑冰,其中也包括她的小女儿。孩子们翩翩起舞,陈露还会亲自做几个动作演示,跳跃、旋转、滑行——优雅、飘逸,一如当年。

20多年了,“冰上蝴蝶”依旧丰姿绰约,岁月不但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还赋予了她更为动人的成熟之美。

今日的陈露,是这座冰场的老板,远在南方的深圳,还有她运营的另一座冰场。陈露介绍,她在大连新建的一座冰场近期即将投入使用,在深圳新建的冰场将在两年内竣工。在北京这座目前国内冰上运动发展最热的城市,未来几年,她规划新建的冰场还有3-5座。放眼全国,她规划新建的冰场则有10座之多。

作为昔日中国著名的花样滑冰运动员,陈露曾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冰上运动最显赫的明星。尽管未能获得过奥运金牌,但她是中国花样滑冰第一位世界冠军和奥运奖牌获得者。当年,无数中外“粉丝”为她的魅力所倾倒——1998年长野冬奥会,陈露以《梁祝》为主题音乐表演了一套中国花滑历史上的经典之作,那也成为诠释“冰上蝴蝶”美名的最好注脚。

在那个时代,中国双人滑尚未崛起,整个花样滑冰项目都指望着陈露的女子单人滑在国际大赛争金夺银。可能正是因为长期的孤军奋战,让陈露深深感受到了中国冰上运动的整体基础之薄弱。长野冬奥会后,陈露急流勇退,但当时只有22岁的她已胸怀大志:今后将以推动中国冰上运动的普及发展作为自己的事业。

退役之后的陈露,在美国留学和参加职业花滑表演,她对美国冰上运动的发展模式、方法有了深度接触和学习。2004年,陈露回国发展,服务于华润集团在香港、深圳的商业冰场项目。

以陈露的声望,原本可以有许多舒适、安逸的就业选择,但她投身到了还算新生事物的商业冰场运营上,既做管理又当教练,事无巨细都要亲历亲为,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一直到去年,陈露拿下了北京西大望路冰场项目,才算是真正告别打工生涯、开始实施自己的梦想抱负。这十几年如一日的坚守,在陈露看来是十分必要的积累。只有经过了这样长久的磨砺,陈露才认为自己真正具备了自建和自营冰场的能力。

陈露冰上运动中心的诞生,正值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给中国冰雪运动营造的“黄金时代”。两年来,北京的室内冰场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据不完全统计,到明年,北京的室内冰场有望达到40多块,两三年时间,冰场数量翻倍增加,这也意味着北京各大冰场之间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在陈露看来,自己对建设和运营冰场的打算由来已久,“走这条路,是我很早就定下的目标,有没有北京冬奥会,我都会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当然,2022冬奥会为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带来了难得的历史契机,陈露表示,对一名从业人员而言,也为这样的机遇摆在眼前感到兴奋。

北京的冰场正在快速增加,但在国内,发展冰上运动的硬件设施依然远远不足。陈露表示,自己在美国生活多年,深感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冰上运动强国,与当地完善的冰场条件密不可分。对中国来说,冰场数量不足仍是阻碍冰上运动普及发展的一大硬伤。

软件上,陈露看到,国内冰上运动近几年快速发展的背后,是师资水平总体低下、冰雪运动文化薄弱的缺陷。

在中国体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陈露,退役后在美国学习、生活了多年,深知中外运动训练体系的巨大差距。在陈露的冰场,花样滑冰主要采用俄罗斯的训练方法和理念,因为俄罗斯花样滑冰的基本功训练是全世界最好的;冰球训练,陈露冰场全部聘请加拿大的教练,因为加拿大是全世界公认的青少年冰球训练水平最高的国家。

向先进国家学习和看齐,这是陈露对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推广的基本原则。陈露表示,对于青少年花样滑冰和冰球选手,打基础的阶段更需要接受正确、科学的指导。因为有很多运动的思维、意识,以及对运动项目的理解,孩子是在潜移默化中领悟和学习的,陈露希望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最国际化的“潜移默化”成长环境。

为此,陈露冰场的运营成本会大幅提升,但她不愿为了降低成本而放弃自己的原则。

陈露看到,国内很多家长对冰雪运动尚不了解,心态也过于功利和浮躁,在看待孩子如何成材的问题上,“严师出高徒”,“练得苦、练得累才能快速出成绩”等思想还比较流行,陈露只能以一己之力去努力改变中国冰雪运动的文化氛围。她提倡欢乐教学,她不认为孩子开开心心学习花滑、冰球,就表示孩子训练不够认真、不够刻苦、没有效果。她相信,只有孩子热爱这项运动,在学习花滑和打冰球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他们才会愿意去吃苦、去拼搏。

职业运动员出身的陈露深知,青少年的训练远未到最苦最累的时候,等到他们未来成为专业、职业运动员,他们才会迎来身体、心理的极限挑战,而如果他们在青少年阶段就因为训练方法和理念的不当,导致源自内心的力量已经被摧残殆尽,他们还如何迎接未来职业生涯最苦最难的挑战?

冰场的运营和冰上运动的推广,是一项对专业要求很高的工作,但在2022年冬奥会的东风下,国内的冰雪运动已经成为资本角逐的热土。在陈露看来,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机会最终还是会留给具有长远眼光和专业素质的人,而无论这一天何时到来,陈露都会在自己冰上人生的第二幕再拼一回!

本报北京8月6日电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慈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