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亿人上冰雪 这三人就是优秀代表

2017-08-16 16:13 中国体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小将的滑雪梦

在北京即将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背景下和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下,青少年群体作为冰雪运动的重要参与者,已经羽翼渐丰:他们虽然是业余选手,但却都在各类滑雪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他们不仅运动技术出色,而且学习成绩优秀,兴趣广泛,多才多艺;他们是青少年冰雪运动发展壮大的优秀代表,也是我国冰雪运动发展壮大的希望与未来。

谷爱凌

当元气少女遇上滑雪

时值暑假,谷爱凌和妈妈像往年一样,回到中国过暑假。爱凌是一名中美混血的女孩,今年14岁,妈妈是中国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每逢暑假,妈妈都会带她回到中国,用爱凌妈妈的话说,爱凌虽然在美国长大的,但也是中国孩子。

爱凌与滑雪的缘分,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了。三个月大的爱凌被妈妈带到滑雪场,第一次真正接触滑雪的时候是三岁那年。经过几年的滑雪练习,八岁的爱凌开始学习自由式滑雪,九岁开始开始参加全美的滑雪比赛。从爱凌妈妈的角度来说,由于自己喜欢滑雪,所以她希望给爱凌培养一个爱好,让爱凌更健康、更快乐地成长。没想到,爱凌第一次参加滑雪比赛的便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此后更是爆发了“小宇宙”,在各项大赛中都名列前茅。在爱凌家里,有一个柜子,里面摆满了她的奖牌。

对于自己喜爱的事情,爱凌愿意投入精力和时间。爱凌的妈妈说,对于滑雪这件事,爱凌向来很主动。在饮食和睡眠方面的要求,14岁的爱凌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这种自制力让爱凌妈妈都“自愧不如”。平时的训练或比赛,都是爱凌自己给自己设定目标。在训练过程中,一个动作可能要重复好几遍才能成功一次。但爱凌从不叫苦,爱凌用自己的感受解释了辛苦和累的不同概念。“累是身体上的感受,而辛苦是脑子里的概念。训练虽然累,但是乐在其中,我觉得这是每个人在为自己的爱好付出时都会有的感受。”爱凌说,除了学习和睡觉,滑雪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她喜欢在雪上那种像鸟儿在飞翔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爱凌雪上技术不断进步,技术动作的难度和危险性也随之提高,爱凌妈妈开始对爱凌的滑雪安全有所担心。但是由于爱凌的坚持,她还是选择了支持女儿。她说,爱凌不仅能通过滑雪锻炼身体,而且可以培养爱凌不怕困难、不怕失败的品质。“对于我来说,我从来没想过爱凌能取得多好的成绩,只是单纯地希望滑雪能带给她快乐。现在,每次爱凌出去参加比赛,我都不会给她压力或目标,但是平时的训练我会对她有一些要求。”

除了滑雪之外,爱凌的体育爱好可谓非常丰富。足球、越野跑、骑马、攀岩,这几项运动项目都是爱凌的所爱。即便在炎热的暑假,爱凌每天都坚持四十分钟的跑步。

目前,爱凌正在上高中,平时除了上学之外,在雪季的时候,她每周都会去滑雪。对于爱凌而言,如何平衡学习、训练和娱乐的时间,这并不是一个难解决的问题,平时上学,周末滑雪,无论是做什么都能感受到她十足的快乐和仿佛永远也用不完的热情,从爱凌身上看到的,是童年纯粹的快乐。这或许就是体育的魅力。

倪智善

享受“速度与激情”的男孩

“激情、刺激、速度是我喜欢滑雪的三个理由。”16岁的倪智善说,“每当我从出发台滑下的一瞬间,都会立刻进入到那个情境当中。”

倪智善回忆起8岁时,父亲第一次带自己去滑雪的经历,依然印象深刻:刚踏上雪道,父亲还没有来得及扶自己,自己就已经被雪的魅力和速度感所吸引,一点点地滑了下去。

“父亲也吃了一惊,觉得我可能在滑雪方面有些天赋,于是开始培养我。”从那次开始,倪智善开始了自己的滑雪历程。这个拥有近9年雪龄的男孩尝试过双板、单板、自由式等各种各样的滑雪方式。

2014年对于倪智善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加入1031滑雪俱乐部之后,倪智善认识了很多热爱滑雪的小伙伴,一起练习滑雪技术,并一同参加大大小小的业余比赛。回忆起自己参加的第一次比赛,倪智善用紧张和忐忑来形容:“那时候个子很矮,也很瘦,心理素质也比较差,站上出发台的那一瞬间我就‘虚’了,以至于直到比赛结束,才发现自己没有戴雪镜,鞋扣也没有扣。”

倪智善说,在那之后,只要有比赛,自己就会去参加,每次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在父亲的帮助下,认真分析自己赛中的表现。就这样,他一点点地吸取经验,总结教训,技术和能力也在逐渐提升。

2015年,倪智善拥有了第一项赞助——一块世界杯大回转雪板。和这块板一起“征战”了一个赛季,在萨洛蒙杯国际滑雪友谊赛中,倪智善获得了成人男子大回转组亚军和青少年男子大回转组冠军。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成人组的比赛。之后,我信心满满,觉得自己的技术上升到了另外一个水平。”从那之后,倪智善尽可能地去参加成人比赛,“找叔叔们较量”。在比赛中,倪智善逐渐找到自己存在的差距,继续补足,前进。至今,倪智善已经获得了中国精英滑雪联赛总决赛青少年组冠军、奥地利滑雪慈善赛冠军等多项优异成绩。

2015年,倪智善在获得沸雪(Fischer)杯中国站的冠军之后,第一次获得了出国滑雪的机会。在奥地利,倪智善亲身感受到了当地深厚的冰雪群众基础:每天清晨,都能看到五六岁的儿童背着滑雪工具,手持雪板,到滑雪场勤奋练习。这一幕深深地震撼到了他:“好的成绩,是文化基础、自然条件和运动员的勤奋努力共同作用的结果。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好好训练,希望如果有机会,能在2022年以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冬奥会。”

作为一个在滑雪方面远远超越同龄人的孩子,倪智善的家庭给予了他非常大的影响。倪智善的父亲已经有12年雪龄,母亲和妹妹也经常会和父子俩一起去滑雪。“是爸爸把我领进滑雪世界的大门,没有他的支持和帮助,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倪智善回忆起曾经的一次比赛:在滑行过程中,由于旗门的间距突然变化,来不及反应,自己漏掉了一个旗门。当时,倪智善气馁地从旁边溜了下去,因此失去了比赛资格。而那天晚上,父亲生了很大的气。

“这是比赛!这是竞技体育!你要记住,你是个运动员,如果你努力了,坚持爬回去继续滑行,无论最后成绩如何,你都算是完成了比赛。如果你没有,你就是彻底失败了!那样,你的比赛就是不完整的,也是没有意义的!”父亲的训斥,令倪智善意识到了竞技体育的真正含义。“就是那种不懈奋斗,不到最后一秒坚决不认输的精神吧。”

今年9月,倪智善将升入高中二年级。这名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西山学校的学生认为,滑雪和学业之间,属于良性循环,完全不起冲突。每年寒暑假的集中滑雪训练,倪智善都会随身携带假期作业,白天训练,晚上完成作业。虽然高中学业比较紧张,但倪智善通过合理安排时间,依然可以训练学习两不误。

倪智善是一名体育特长生,曾经担任过初中校篮球队长和高中班级体育委员。谈及未来,倪智善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滑雪运动员。“我的学业也会和滑雪结合起来,申请国外拥有滑雪俱乐部的大学就读。”

作为北京市青少年滑雪队的一名成员,倪智善深刻地感受到了青少年冰雪热的广泛影响。“我们是中国冰雪运动的后备力量,需要进一步扩大我们的队伍。”倪智善认为,冬奥会申办之后,更多的青少年将会和自己一样,参与到滑雪运动当中。“这样一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备战冬奥会,中国冰雪的后备力量也会越来越强大。”

薛济舟

小姑娘谱写的“冰雪诗篇”

“板刃与雪面摩擦的感觉/令我心生沸腾/我向前的力量/势不可挡/滑行时旁边的景物呼啸而过/使我越发激动/我飞翔的速度/惊鹏万里/艳阳高挂在天空之上/雪面映得闪闪发光/在雪上滑行/其乐无穷……”12岁的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毕业生薛济舟在自己写的诗歌里,对滑雪这项运动赞不绝口。这个从4岁起就在父母的带领下开始滑雪的小姑娘自豪地说:“我是在滑雪场长大的。”

薛济舟的母亲裴慧和丈夫从2003年就开始尝试滑雪,这一爱好一直坚持至今,夫妻两人是多年的滑雪“发烧友”。裴慧坦言,最早把女儿带到滑雪场,是为了让她呼吸新鲜空气,强身健体。没想到的是,女儿在滑雪方面显现出的天赋和热爱,显然超出了她和丈夫的想象。

为了让女儿能够系统、科学地学习滑雪,从2015年开始,裴慧就带着女儿参加了一系列滑雪的冬令营和俱乐部活动。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薛济舟渐渐地成为了一名“运动员”,每个寒假都要到滑雪场去集中训练,在平时的周末,也要在众多的课业和特长学习当中挤出时间,乘车三四个小时到雪场参加训练。天不亮就起床、高海拔的山地、常年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这样的训练生活,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无疑是严苛的。可薛济舟却经受住了这严苛的考验。

裴慧回忆,女儿从没有因为天气恶劣放弃过训练,相反,天气越是恶劣,女儿越是要求坚持训练。去年寒假的一天,薛济舟和以往一样,早早地跟随教练上了山。上山之后,裴慧在山下等候,已经感受到天气“彻骨的寒冷”。

“我当时特别希望教练能‘手下留情,放我们回去’,可是并没有。”裴慧说,女儿很瘦,身体单薄,严寒的环境和高强度的训练对于女儿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但她表现得显然比想象的更好。在山下等候一天之后,裴慧终于等来了疲惫的小济舟。女儿又冷又累,却还轻轻地告诉裴慧:“我很坚强的,一定要坚持训练才行。”

“这也是我们送女儿去学滑雪的初衷,希望她能够变得乐观,开朗,坚强,不惧怕挫折。”裴慧说。

这个三口之家和滑雪、和冬奥会的不解之缘,更是在2015年的7月31日记下了难忘的一笔。那个夏天,10岁的薛济舟每天都紧张地关注着申办冬奥会的相关进程:翻看新闻,统计得票,甚至自己查阅了很多资料,分析申办城市的优势和劣势……

2015年7月31日当天,一家三口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冬奥会申办最后的直播。到了最后的环节,薛济舟默默地退出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太紧张了,坐在电视机前大气都不敢出,最后索性不看直播了。”裴慧回忆:当最终的申办结果公布,“北京”两个字响起的那一刻,女儿冲出来,紧紧地抱着自己和丈夫,开心地留下了眼泪。

“太激动了。”薛济舟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当时特别紧张,希望快点公布结果,又很担心那一刻的到来。最后公布结果的那一刻,我的心脏狂跳,太幸福了!”

很多练习滑雪的孩子,都会在心里种下一颗“加入国家队,参与冬奥会”的种子,薛济舟也不例外。“我还有五年的时间准备。”薛济舟为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运动员、志愿者、解说员……无论是什么样的方式,我都希望能够以自己的努力,为北京冬奥会贡献一份力量。”

现如今,薛济舟已经是北京市青少年滑雪队的一名成员。同时,她还加入了北京冬奥会宣讲团,向全市人民讲述自己的冰雪梦。

“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拥有这样的机会,女儿的整个童年几乎都和冬奥会息息相关。”在裴慧看来,女儿应该好好珍惜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希望她的努力付出,能够为北京冬奥会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

正如宣讲过后,薛济舟在自己的日记中所写:“感谢这一次宣讲的机遇,让更多的人了解了滑雪这项运动,也改变了我的童年。”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傅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