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的崇礼申奥成功后的两年:26个奥运场馆开工建设

2017-10-18 15:1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崇礼申奥成功后的两年:大街随时有“雪”映入眼帘

崇礼申奥成功后的两年

“你还记得申奥成功时的场景吗?”“记得记得,是2015年7月31日吧,满大街都在庆祝、放鞭炮”。

10月中旬的崇礼,各地天气刚刚转凉,这里已经下过小雪,崇礼本地人周亮(化名)开车行驶在崇礼的街道上,对两年前申奥成功的日子记忆犹新,他顿了一下说,“特别激动,崇礼人民都在庆祝”。说完这句话,他打了一下方向盘,车辆转弯时,又经过了一个雪具店。

2015年7月31日,北京、张家口经过多轮角逐最终胜出,成为2022年冬奥会举办城市,崇礼这个河北的小县城开始走进公众视野。

今年10月,北京青年报记者赴河北张家口崇礼,感受冰雪小城在申奥两年里的诸多变化。

“逆袭”的河北小县城

崇礼位于河北省西北部,地处内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因儒家思想“崇尚礼义”而得名。

这里冬季雪期长、气温低,山连山,沟套沟,农业收入有限,工业发展缓慢。2003年,封山禁牧和退耕还林还草的政策开始推行,当时的崇礼县还承担着风沙源治理和生态造林等任务,作为当地主要收入来源的畜牧业也受到限制。

所以在以往,提到崇礼,不少人想到的都是“贫困”。但那是以往。

2013年11月,北京申办冬奥会,张家口成为北京联合申办的搭档,至此,崇礼,这个曾是河北省垫底、极度贫穷闭塞的内陆县城,开始走进公众视野。

“突围”、“逆袭”,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这些是对崇礼着墨颇多的词语。

这并非我国第一次申办冬奥会。早在2002年,“冰城”哈尔滨申办2010年冬季奥运会,但未能进入第二轮。

“相比北京,张家口的经济发展、财政收入要落后很多。借助申冬奥的契机,可以改变当地的产业结构,靠冰雪产业增加就业,让当地人尽快富裕起来。”北京冬奥申委副秘书长王惠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客流明显多了不少”

时间回到2015年7月31日,吉隆坡传来喜讯,北京、张家口成为2022年冬奥会举办城市。

北青报记者当时就在崇礼,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口中吐出“北京”二字时,崇礼颁奖广场上,瞬间更换成“花落北京 花开崇礼”等庆祝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的内容。广场四周,鞭炮声起,欧式小楼挂出红色的长幅。

两年之后,北青报记者再次行走在崇礼街道上,这个在去年初撤县设区的北方小城,街上和2022年冬奥会有关的横幅与标识,还在提醒着人们记起成功申奥时的激动心情。

去年1月,张家口行政区划调整获批,崇礼等三地撤县设区。河北省政府官方网站对此次撤县设区赋予了更多的意义,“这将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市区发展空间受限问题,进一步增强城市的集聚、辐射功能,为建设国际化的奥运名城奠定坚实基础”。

打造国际化的奥运名城,也是崇礼当地一直努力的方向。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再过大约一个月时间,崇礼将迎来今年的滑雪季,届时,中国和外国游客将齐聚崇礼。

“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后,和之前相比,滑雪场每天接待的客流明显多了不少,甚至是翻了一番,”云顶滑雪场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不少都是北京人。也有不少外国人,都是带着孩子、老婆,一家一家来的。”

云顶滑雪场,位于崇礼区太子城北部,按照规划,这里将承担2022年冬奥会自由式和单板滑雪项目。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提前体验冬季奥运会的风采和滋味。

26个奥运场馆开工建设

因为今年雪季尚未到来,北青报记者驱车走进云顶滑雪场时并未见到太多的游客。不过,机器作业的声音一直未停歇,“申办冬奥会成功之后,都在建设,雪道也都在扩建。”工作人员表示。公路旁边,一个滑雪小镇项目正拔地而起。

“今年,崇礼区有26个奥运场馆和基础设施项目要集中开工建设,目前各项工程都按照时间节点有条不紊地推进,在2019年之前,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完成全部的基础设施建设。”张家口市崇礼区区长赵赞在今年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从申奥成功到现在,崇礼已经换了两位主政者:白银海和赵赞。

这位1977年10月出生的崇礼区新区长,去年11月才履新。

他曾经也是体育的“门外汉”,有了冬奥会这个舞台后,才投入去研究体育、研究冰雪运动。他说:“体育强、身体好、全民健康,是我们接下来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随处可见奥运标志,比如京张高铁将要设立站点的一个小村子——太子城村。

距离云顶滑雪场约一公里处,竖着一个圆形拱门,上书几个大字,“太子城欢迎您”,拱门旁边是太子城站。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里曾经住着1000多名村民。

也不仅仅是太子城村。

“村民都掰着指头等申奥的结果,这几天没事都在看电视的新闻,都期盼着申奥成功,这多好,申奥成功了,我们就能住上城里的房子了。”早在2015年,古杨树村村支书王海军曾这样告诉北青报记者。

如今,这个距离太子城村不远、曾住着300多户村民的北方村庄,也已经搬迁完成。

与之相对应,在崇礼区内,不少建设项目正在加紧施工。一位崇礼当地人告诉北青报记者,等到建设完成,搬迁的村子中的村民将住上新房子。

“崇礼区变化真大啊。”提到成功申办冬奥会给崇礼带来的变化,周亮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交通,“国家去云顶(雪场)那边修高铁站,以后人肯定会更多,人多了就有消费嘛,收入就会提高。”要想富,先修路,在这里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

周亮所说的崇礼高铁线路,在官方的规划中,南起京张高铁下花园北站,途经下花园区、宣化区、赤城县,北至崇礼区太子城,全长53.2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每小时,是京津冀城际铁路网的组成部分。

按照计划,这条高速铁路,将与2019年底开通的(北)京张(家口)高铁同期建成营运,届时北京到张家口约需50分钟,张家口再到崇礼约需25分钟。

“服务旅游资源开发”、“方便居民出行”、“服务冬奥会崇礼赛区”是这条铁路修建的目的之一,它像一条线,穿起了崇礼人、冬奥会和游客们的生活。

我们都支持冬奥会

崇礼的滑雪产业,在申奥成功之前就已经存在。

公开资料显示,崇礼第一座滑雪场始建于1996年。2003年,崇礼又建起了国内首家以滑雪为特色的AAAA级景区。

随着滑雪产业的不断发展,2014年,当时的崇礼县摘掉了贫困帽,一年之后又借着申办冬奥会的契机进入了国际视野。

多年前,崇礼曾被当地居民自嘲为“一条马路尽是坑,一个警察两头盯,十字街头一盏灯,十五瓦的灯泡照全城”。而如今则随处可见雪花状路灯,带“雪”的酒店、雪具商铺,户外大屏幕播放的滑雪比赛。

走在崇礼街头,随便问一个行人对冬奥会怎么看,回答基本大同小异,“我们都支持冬奥会,国家办一次冬奥会也不容易”。

河北省高层也极其重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进入10月后,先是河北省省长许勤到崇礼调研冬奥场馆和基础设施建设,后是河北省副省长王晓东到崇礼调研冬奥会筹办情况。

“坚决不让扶贫领域发现的问题出现在冬奥会筹办工作中,举一反三,认真剖析,深刻汲取教训,真正敲响警钟,确保举办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盛会。”王晓东说。

不会再造一个大城市

据新华社报道,今年1月,刚刚结束在瑞士访问回国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春节前夕专门抽出时间到了崇礼。

在沙盘前,总书记说,赛区建设一定要找准定位,就是建成滑雪旅游胜地,不要贪大求全。当前,一切规划和建设都要聚焦和服务于办好北京冬奥会这个中心任务。

“崇礼的发展,不是利用办冬奥会再造一个大城市。”他说,达沃斯办了30年世界经济论坛,仍然是个一万人的小镇。俄罗斯索契在举办冬奥会前后,人口也没有变化。我们不是利用办冬奥会,再造一个大城市。

张家口市委常委、崇礼区委书记王彪回答崇礼发展冰雪项目的优势时称,“崇礼冬季气温平均零下12摄氏度,适宜开展冰雪项目,年存雪期可达155天,条件非常优越。目前国内落差超过300米的雪场有19座,崇礼就有6座……”

如今,在崇礼的临时展馆大厅中,展板中的一系列数据也随之发生变化。

比如,到2030年,崇礼区旅游人口规模由此前的1200万人次降为700万人次;全区总人口控制规模由23万人降为18万人;主城区人口控制数据由此前的15万人下降为12万人;城市建设用地由23平方公里降为16平方公里。

不下雪时就没有人

2016年,崇礼全区接待游客351.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4.9亿元,三产税收占全部税收比重达58.4%。而2014年,崇礼全区接待游客是201.5万人次。短短两年时间,游客增加了150万人次。

但,崇礼并没有沉浸在冬奥会带来的喜悦里,也有自己的担忧。

“我们这里冬天才有人,不下雪的时候,哪里有人啊?”中秋已过,北青报记者走在崇礼的街道上,行人不多,偶尔可见三三两两进饭店吃饭的人,“大多是本地人。”一位饭店老板说。

“面对申奥成功带来的‘轰动’效应,我们心里热、头脑热、项目热、资金也热,是该给自己浇点冷水的时候了,就像昨天晚上我奉劝自己一样,一定要冷静下来,一定要掌握好发展的控制力。”成功申办冬奥会的第二天,时任崇礼县县长白银海就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白银海说,崇礼以后怎么走,需要消化好冲击力、顶得住压力、抵得住诱惑力,被市场和现实证明正确的道路不能左右摇摆,也不能把二三十年的事情在办奥运会期间做完,要不断培育新动力。

春赏花夏避暑秋观景

培育什么新动力?该如何破解“客流潮汐现象”?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今年6至8月间,这里就相继举办了168崇礼越野、壹季崇礼之巅越野赛暨崇礼山野嘉年华、崇礼壹佰超级天路越野挑战赛等多项高水平的越野赛事。每项比赛都吸引了数以千计的中外越野爱好者参加。

“此前较为遗憾的是,到过崇礼无数次,却只熟悉和了解崇礼冬季滑雪精彩的一面,春赏花、夏避暑、秋观景的崇礼是个什么样,则缺乏足够的了解。”

今年8月22日,崇礼区政府办曾在官网发布一篇名为《冬奥小城崇礼:夏秋户外运动的乐园》的文章,其中写道,“这座将承担北京2022年冬奥会时大多数雪上项目比赛的小城,雪季之外的夏秋时节,也已成为越野跑、山地自行车、定向运动等户外运动的乐园。”

赵赞说,崇礼会以冬奥会为契机,继续发展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崇礼的主导产业将是以冬季滑雪、夏季户外为主的体育休闲产业,将以冬奥核心区为核心打造体育休闲综合示范区,走出一条体育强区、富民的新路子。

文并摄/本报记者 孟亚旭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