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花滑面临终极大考 赵宏博谈竞争如“刀光剑影”

2017-11-27 14:36 国际在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花样滑冰冬奥赛季接近终极大考 中国花滑平昌前景如何

北京时间11月26日,本赛季国际滑联花样滑冰大奖赛结束了最后一个分站赛——美国站的较量。中国名将金博洋获得男单第4名,双人滑组合于小雨/张昊则夺取亚军,他们都搭上了12月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大奖赛总决赛的末班车。此前,双人滑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也以连夺两个分站冠军的成绩确保了总决赛资格。现在,距离明年2月的终极大考——平昌冬奥会越来越近,从这个赛季的表现来看,中国花滑的平昌前景如何呢?

面对美国新秀陈巍等强手,人称“四周跳小王子”的金博洋在美国站的比赛中短节目降低了难度,自由滑里的四周跳完成得也并不理想。虽说以积分第6位的名次晋级总决赛,但这样的状态对冬奥会竞争来说足够吗?中国队总教练赵宏博中国杯后就坦言,金博洋在难度上已经没有优势了:“现在不仅仅是要完成难度动作,还得很高质量的完成才可以。否则,动作是完成了,但没有得到加分,也是不行的。所以我们才要对运动员强调动作的完成度。”

赵宏博用“刀光剑影”来形容平昌冬奥会男单项目的竞争形势。从过去几个分站赛的情况来看,此言不虚——日本的宇野昌磨、美国的陈巍、俄罗斯的科尔亚达等人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每个人都存在伤病、动作质量等较大隐患。比如说,冬奥卫冕冠军羽生结弦脚踝韧带受伤,退出日本站,无缘总决赛;另一位中国名将闫涵肩部手术,也处于恢复期。至于金博洋,他的身体状况从中国杯起就不是很理想。赵宏博曾透露:“踝关节的小伤对他多少有些影响。男单现在整体竞争很激烈,每到奥运赛季,每站比赛都是硬仗,但我还是相信他的实力。”

冬奥赛季的金博洋在经历转型期。两年来,他一直试图在节目内容和高难度之间取得平衡,尽管为此付出了代价,但不打算退缩。金博洋在中国杯后说:“我希望自己能在四周跳稳定的情况下,在节目里加入更多连接,让自己的两套节目得到更高的分数。我的目标就是难度和内容都要好,把自己做到完美。”

男单是这个冬奥周期的新增长点,女单和冰舞无疑就是长期短板了。平昌冬奥会,中国这两个项目都只有一个参赛名额;基本确定参赛的女单选手李香凝和冰舞组合王诗玥/柳鑫宇距离获得总决赛资格更是相距甚远。对此,赵宏博说:“女单和冰舞一直我们的短板,还要加强。现阶段就是这样的水平,下阶段还要进行大的调整,在编排和能力上都要继续提高。要往前十名、前六名去努力,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努力吧!”

对这两个项目来说,冬奥会更像是一次珍贵的体验。王诗玥就表示,并没有为自己设立什么冬奥目标:“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拿到我们第一次的冬奥赛场上,让更多人的喜欢上中国的冰舞。”

相比之下,满额参加冬奥会的双人滑就是中国的传统优势了。重塑经典“图兰朵”的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连夺中国、日本两个分站冠军,气势如虹;于小雨/张昊渐入佳境,美国站两套节目得分都创造了两人搭档以来的最好成绩;而虽然没有获得总决赛资格,彭程/金杨也在进步中。或许因此,赵宏博才有底气表态“专注做好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3对选手的6套节目都不同程度的体现了“中国风”。彭程/金杨的自由滑更要重新演绎经典的中国音乐和中国故事——“梁祝”!而“梁祝”上一次出现在冬奥会,还是中国首位花滑世界冠军陈露在1998年长野冬奥会那套获得铜牌的自由滑。

在上海超级杯获得亚军后,彭程和金杨透露,备战过程中,陈露曾到训练场和他们交流,让他们获益匪浅,而加拿大编舞劳瑞也带来外国人对这个中国经典爱情故事的理解。金杨表示,劳瑞建议用黑色作为服装主色调,突出悲剧感:“劳瑞把她对中国的理解加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我们也加入了中国古典舞的特色,这样就形成了一种中西合璧的风格,让外国人也能接受这种中国舞蹈的感觉和表达方式。”

花样滑冰不仅仅是竞技项目,还是艺术与美的体现。无论获得怎样的成绩,中国花滑都将在平昌冬奥会上为世界带去“中国之美”。

责任编辑:张龙(QV0010)  作者:彭延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