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萌从夏奥转冬奥皆在北京 贯穿他的整个青春

2018-01-29 16:25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走下跑道走上冰轨 张培萌开启了另一种人生

原本以为,曾经的十秒飞人张培萌在去年全运会后已脱下了跑鞋,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从此执起教鞭进入清华大学成为一名教练。但事实上,这个曾经为中国田径创造过无数辉煌的短跑巨星并不甘心就此告别,他换了一条跑道,把对速度的热爱、追求和梦想延续到了冬季项目上。在中国冬奥代表团即将出征平昌冬奥会之际,张培萌也选择了走进冰场,把俯式冰橇带进了自己的生命,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起跑线。

俯式冰橇,又称钢架雪车,是速度与机甲的结合,是一项极具挑战性和刺激性的项目。因为这种雪橇的造形类似人体的骨架,在英语字面上更类似“骨架雪车”的含义。俯式冰橇所用的比赛滑道,与雪橇相同,但前者要求选手俯卧在冰橇上,头朝前脚在后。出发时选手须将雪橇推向前,将雪橇加速之后,迅速登上雪橇完成比赛,出发动作必须全部自行完成,不得藉助他人之力。冬奥会历史上,欧美选手,尤其是美国通常是这一项目的霸主,而中国运动员则少有涉猎。

这不是一条普通的体育新闻,夏奥转冬奥,并且两季奥运皆在北京,贯穿着张培萌的整个青春,他或将因为这一国家体育战略而成为历史的选择。从2008北京夏奥,到2022北京冬奥,1987年出生的北京男孩张培萌,或将代表北京,代表中国,让夏奥和冬奥融会贯通。或许,张培萌只是中国体育浩荡大潮的一朵浪花,但却会成为最特别最有象征意义的那一朵。

他是第一个叩响10秒大门的中国人,亦是第一个拿到短跑世界大赛奖牌的中国人。而现在,他又将成为中国第一个从夏奥转项冬奥的体育名将。从跑道到冰轨,从最快项目到最快项目,从紧身衣到机甲加身,张培萌不仅开拓了中国男人追求速度的领域,同时也让中国人的想象空间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

自1980年起,中国体育代表团开始派出运动员参加冬奥会至今,尚未出现过既能参加夏季奥运会,又能转战冬季奥运舞台的选手。这样的例子,通常只能在国际体育新闻里看到。截止到索契冬奥会结束,共有133名运动员同时参加了夏奥会和冬奥会,其中有5人在两季奥运会上都拿到过奖牌。

在这些人之中,最被人们所熟知的或许就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双人雪橇项目银牌得主劳琳·威廉姆斯:在雅典夏奥会上,她曾经拿到过女子百米银牌;伦敦奥运会上,这位女飞人是美国女子4×100米冠军队伍的成员。

2013年夏天,劳琳宣布从田径赛场退役,但她不甘心就这样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反倒是把目光放在了冬奥运会雪橇项目上——在拿到索契奥运会银牌时,劳琳只在雪橇项目上训练了6个月。

除了威廉姆斯之外,包括亚娜·皮特曼、汉娜·马里恩等多位曾经的短跑选手也都在自己的田径生涯结束之后开始与这些冰雪战车为伴。不难看出,这些项目确实在对从事者的身体要求上,有着非常多的相似点。短跑运动员之所以会向这个方向转型,最大的原因在于冰橇运动同样需要驾驶者有着极强的瞬间爆发力,靠人体爆发力推进,获得一个比较大的初速度之后,在进入冰轨后会获得更大的惯性,从而以更短的时间完成在冰轨上的驾驶行程。这,毫无疑问,便是短跑运动员的身体优势。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冬季运动起步较晚,目前的发展,尤其是冰橇、雪车类项目的开展非常不成熟。缺乏群众基础,也使得从事项目的人才极其匮乏,无论从青训选拔还是转型培养都非常困难,更别说在国际赛场上取得成就。但也正是如此,对于张培萌来说,投身这项几乎0起步的俯式冰橇项目,他所走的每一步可能都将改写历史。如果这位曾经的田径世锦赛接力银牌选手,真的能够出现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无论对于张培萌个人,还是中国冬季项目,都将具有跨时代的意义,为后来者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在中国体育史上将会是浓重的一笔。

2017年的9月,张培萌在天津奥林匹克中心体育场完成了自己短跑生涯的谢幕表演。而在这届赛事开始之前,张培萌其实就已经萌生了转型的念头。北京申冬奥成功,三亿人上冰,以及张家口雪场的改建,这些国家体育战略版图上的大事件让这个北京男孩热血沸腾,胸中激荡着一股投身冬季运动的渴望和热情。在从田径场退役之前,他就曾多次利用周末去崇礼学滑雪,早早地感受到了冬季运动带来的快乐。

“在做田径运动员的时候,我对一些冰雪项目就挺感兴趣的。退役之后,我也经常会约上三五好友去玩单板。”张培萌说。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似乎也彻底被冰雪运动圈粉了。于是,转型成为一名冬季项目选手的想法,渐渐成形。

“2008年5月,我在鸟巢参加了北京奥运会测试赛,就是当时的‘好运北京’我夺得了冠军,随后我便站上了北京奥运会的赛场。那个时候我只有21岁,9万名观众看着我比赛的大场面让我刻骨铭心。”张培萌动容地说,“2022年,冬奥会也将在北京举行,那个时候我也不过才35岁,我真的还想再感受一遍那种在家门口参加奥运会的感觉,一定又将是一场永生难忘的经历。”

速度至上是每一个短跑运动员的信条,而张培萌更是一个从骨子里就对追求极致速度这件事非常偏执的一个人,热爱一切与速度相关的运动。他痴迷汽车、摩托车,平时所看的多半都是类似TOP GEAR这样的电视节目;也喜欢玩滑板、单板,追逐风扑打在脸上、身上的感觉。或许你会说,短道速滑才是冬奥会之中与短跑更接近的项目。但是俯式冰橇的绝对速度要比短道速滑快得多,其最快时速可以达到130公里每小时,甚至可以媲美赛车运动,这也是吸引飞人的重要原因。

不久之前,张培萌还借央视制作冬奥节目的机会前往平昌冬奥赛场,感受了一下驾驶俯式冰橇的感觉。他表示,这是所有冬奥会项目之中最为适合自己的项目。“高速、刺激、充满挑战性,全都是我的菜。”也正是这些原因,让他坚定了转项的决心,他要为自己的血肉之躯换上一身钢骨战衣。

当然,我们无法期待在几天之后开幕的平昌冬奥会上就见到张培萌的机甲身影。但为了在四年之后的北京冬奥赛场上完成跨界亮相,张培萌已经开始热身。

事实上,在天津全运会结束之后,张培萌没有立刻就进入退休状态。不久之前,这位短跑天才还在清华大学上课,他已经成为了一名短跑教练员。但是,张培萌的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体能、体力和身体状态依然是一名高水平运动员的标准。

“我每天坚持一定量的训练,维持体能,保证着自己的状态。现在的生活还和以前差不多,只不过没有那么系统罢了。”张培萌说道。

据悉,国家体育总局冬季项目中心将会在本月月底公布张培萌转项加入冬季项目的消息。而在近日,张培萌其实已经和冬季项目中心有了初步的接触。不久之后,相关的教练员、医疗保障以及后勤人员都会逐步到位,全力支持张培萌备战2022年冬奥会。

俯式冰橇选手不仅需要短跑运动员的爆发力和身材,对于载具,也就是冰橇或者说雪车的要求也同样很高,这也就是德国运动员之所以能够在冬奥会这个项目之中屡创辉煌的原因所在。不过,随着中国制造业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的雪车制造水准也正在向世界先进水平靠拢。

在2022年,张培萌或许也能驾驶着世界最高水准的雪车,与各国对手一较高下。除此之外,张培萌在2022年还是主场作战,他适应赛道的时间,远比其他国家的运动员更长,对于过弯细节的把控,自然也就更为纯熟。在这些利好因素的支持下,张培萌的冬奥之梦,并非只是空想。

不过,考虑到中国俯式冰橇项目的起步较晚,张培萌也只是半路出家,想要直接在冬奥会上摘金夺银并不现实。但是,奥林匹克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作为一名短跑运动员,张培萌有过无数辉煌,他早已无需证明更多。能在自己31岁的年纪上做出这样的改变,仅是张培萌的勇气就已经非常值得肯定和钦佩。

“只要能够站上冬奥会的舞台,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成功。”张培萌说。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