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携被子床垫参加冬奥会 中国被看好夺6金

2018-02-07 09:31 广州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本报冬奥采访组进入“平昌时间”

今天上午11时05分,伴随着飞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本报平昌冬奥会两位特派记者乘坐的CA131航班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飞机在两个小时后降落在韩国仁川机场,从而正式开启了本报在平昌冬奥会的报道旅程。与本报采访组同机抵达韩国的还有中国越野滑雪、冬季两项、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等队伍。

运动员携被子床垫参赛

平昌冬奥会是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中国冰雪队伍的前哨战,更是正处于改革征程的中国体育的练兵场,因此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这样的历史时刻,自然需要处于中国改革前沿的华南媒体见证。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冬奥会上,广州日报是唯一来到现场报道的华南平面媒体。事实上,广州日报更是最早报道冬奥会的中国媒体。早在1980年,新中国第一次派队参加美国普莱西德湖举行的第13届冬奥会,本报就已经做了报道,而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以来,本报是华南地区唯一连续3届冬奥会全程派出采访组的平面媒体。

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同机的几支中国雪上队伍除了必要的比赛装备外,最大件的行李让人吃惊,居然是被子、床垫等起居用品。而今天正式向媒体开放的运动员村显示,比赛结束后,运动员可以把屋子里的被子打包带走。根据组委会介绍,奥运村中共有8栋15层住宅楼,共计可接纳约3500人入住。不过,一共准备了约3300套被子。众所周知,由于比赛项目时间不一致,因此运动员离开运动员村回国的时间也不统一,允许运动员带走被子,这会导致后来者无被子可用的情形出现。

按照中国单板滑雪队队员的说法,因为运动员村内的设施还不全,不仅被子不足,甚至有些床连床垫都没有配备,因此他们作为开幕式之前到达的队伍,有些生活起居品就需要自己携带,“说实话,我们这些年出去参加比赛,运动员村的生活设施最齐全的还是要数我们中国,其他国家都是会有些不足。”

中国代表团被看好夺6金

与本报记者同时到达韩国的中国运动员中有为人熟知的张义威,在上届索契冬奥会前他就被寄予厚望,他的动作难度不仅是中国队中最高的,在世界上也少有人能及。不过,在4年前的冬奥会上,张义威却未能发挥出最佳水平,只获得了第6名。经过4年的积蓄力量,第二次征战冬奥会的他显得非常低调。

在这个奥运周期,张义威经历了伤病,又更换了教练,尽管在2015年夺得国际雪联单板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赛季总冠军及美国大奖赛总冠军,还在2017年以93.50分的成绩获得札幌亚冬会单板滑雪男子U型池比赛金牌,但他坦言,在这个项目上美国欧美选手在比赛中总会冒出一些更高难度的动作,自己只要是尽力发挥好状态就满意了。

赛前,国外对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的成绩进行了预测,中国选手被看好会夺6金,不过张义威所在单板滑雪U型场地并不在其中,倒是蔡雪桐所在的女子项目则被认为是夺金热门。而在另外5金中,短道速滑包揽3枚,其中男子夺得2枚,被认为将史上首次在冬奥会夺金且金牌数超越女子;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次被预测男女子都会收获金牌。

据介绍,2月7日,中国代表团将在江陵运动员村正式升旗。

冬奥手记:当“韩流”遭遇暖流

 广州日报平昌2月6日电

韩国当地时间2月6日下午2时,由北京出发的航班平稳降落在仁川机场,广播播报:当地气温-7℃。据说,距离仁川200多公里的平昌,低温极值达到-18℃。步出机场后,记者就能感受到:“韩流”来袭。由韩文、冬奥会吉祥物组成的“韩流”夹杂着寒风裹挟的“寒流”扑面而来。

飞机停稳后,中国冬奥会代表团、记者采访团一行将早已准备好的“最强保暖装备”穿戴整齐,抵御寒流。

虽然中韩比邻,北京到仁川的航程不到两小时,但要抵达平昌冬奥会媒体村,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早上7时,所有人就要出门赶往首都机场,抵达仁川入境后,还要等待一个多小时才能搭乘刚刚开通的KTX奥运专列,前往平昌。

虽说是高铁,和国内的和谐号、复兴号的高速、便捷还有差距,经过两个多小时才抵达平昌,随后乘坐穿梭巴士到媒体村,办好入住手续,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晚上7时了。而在步出高铁站的一刹那,才真正感受到寒流的清凉、痛快,纵然有再厚的衣物,也难以抵挡犹如小刀的寒风。夜幕降临,饥饿、寒冷、疲劳一起来袭,突然感觉一阵冷气贯穿后背,手脚发麻才是真的冷。这一路走下来,真的有冰火两重天的味道。

事实上,有着多届亚运会、奥运会以及世博会举办经验的韩国,在入境通关、礼仪接待、志愿者服务等方面已经形成非常专业、高效的流程,各个团队工作的衔接也比较到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机场到高铁站的近距离、无缝衔接,让人丝毫不感觉不到天寒地冻,以至于拖着箱子出现大汗淋漓的情况。

记者在仁川机场完成采访证件激活、入境通关、领取高铁票、购买电话卡等,都有通晓英语或中文的志愿者提供协助服务;直到把大家送上高铁,她们微笑着挥手致意,让一帮走南闯北的老记顿觉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

1980年,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现在冬奥会赛场上,至今已经38年;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在速滑女子500米决赛中实现中国代表团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及至今日,中国奥运健儿信心十足地制定更高的目标,期间经历的挫折、困顿、冷暖,非常人所能想象。

和中国国力日益强盛相映衬的是,中国奥运健儿的成绩和自信心的日渐强大,荣誉感和责任感更加激发了他们的拼搏精神。

风云变幻、冷暖自知。中国奥运健儿和媒体记者以此共勉,在奥林匹克的竞技场上用成绩赢得尊重。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 白志标 孙嘉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