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静右足第二跖骨应力性骨折 为梦追逐伤亦无悔

2018-03-13 09:19 《工人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为梦追逐 伤亦无悔

得知自己冬奥会期间一直在痛的右脚是应力性骨折,隋文静吓了一跳;但仅仅三天后坐到记者面前时,这个滑起冰来不要命的哈尔滨姑娘便又端出她平常那副坚强模样,倒是一旁的韩聪,眼里不时流露出对搭档的理解和疼惜。

本月2日和6日,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两次邀请来自北京和香港的共计五名运动医学和康复治疗专家,为不久前在平昌冬奥会上夺得双人滑银牌的隋文静会诊,最终结合影像学检查、物理检查,确诊为右足第二跖骨应力性骨折。

隋文静的伤情要从冬奥会前一个月说起。1月10日,她在训练中划伤左腿表皮,缝了五针,不得不选择缺席月底的四大洲锦标赛。其实那时隋文静已经隐约察觉到了脚的问题。

但“缝针”都没让二人稍减训练的强度,“也是我太心急,不想放弃每一天的训练,一直在赶进度。”隋文静说。直到奥运出征前四五天的时候被查出疲劳性骨膜炎初期,她还在想:“就算是骨折我也得上,这是我们的第一届奥运会啊。”

一语成谶。2月14日一早的上冰训练中间,隋文静原本“滑一步都疼”的右脚突然加重到钻心地痛,韩聪问她1到10分疼到几分了,她咬咬牙、“少报个数”,只说大概8、9分。

右脚是隋文静的主力脚,落冰的脚,做抛跳、内点冰、捻转的起跳脚,当训练量极大时,这只脚的承受力可想而知,而当这只脚出问题时,她每做一个动作所需忍受的疼痛也不言而喻。

可那时距离隋韩的冬奥会短节目亮相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了,隋文静不敢多想,韩聪猜到了什么,也不敢说。“她有问题的时候,第一是给她鼓励,第二是把自己做好,尽量不让自己的心态或者身体出状况。如果我也崩溃了,她的压力只会更大。”

二人坐在回运动员村的班车上,除了说“一会儿去食堂吃口饭,然后回宿舍休息”,就只有沉默以对。

“四年一届冬奥会,两个人一起努力了那么久,身边的人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们不能在这种时候放弃,哪怕失败,也要在赛场上滑完我们的节目,然后才能说,我们拼尽全力了,我们不后悔。”隋文静说。

“其实当你站到赛场上的时候,也就不会想怎么疼了,就是全力去完成动作。”隋文静说,“当然多少还是会有些影响,但那时我就是希望我们能为国家而战,为自己而战。”

这一点,他们做到了。尽管短节目前隋文静的伤脚已经肿得看不到骨头,她在比赛中却没让任何人看出自己有伤在身。第二天自由滑结束后,当以0.43分的微弱差距锁定一枚银牌的二人用貌似轻松的语气道出伤情时,连续几天守在那片赛场、训练场、混合区的记者们都大吃了一惊。

当问起他们赛后的表演滑为何还那么卖力,感性的韩聪说那是花样滑冰选手对一届冬奥会的谢幕,尽管不计入成绩,却是对自己的成全;总说“运动员是和平年代的战士”的隋文静则说,那是出于人对每场战斗的渴望,她想用冰上的一段诗、一个故事让更多人看到这个项目的美和不可思议。

(据新华社北京3月10日电)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张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