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琰既要带队训练又要负责协会管理难免精力不足

2018-03-22 09:53 《工人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在去留之间徘徊,折射出体育协会定位和管理者职责需进一步明确——“协会的功能不能无限放大”

北京时间3月19日,中国队以1银3铜的成绩结束了蒙特利尔短道速滑世锦赛的征程。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萌生退意,“非常感恩能够有这么多优秀运动员跟着我练了这么长时间,真的是到了该重新思考的时候了。现在进入了北京(冬奥会)时间,我也希望有更好的教练团队带领运动员继续往前走。”

李琰从2006年都灵冬奥会后出任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她带队参加的3届冬奥会中,既有在温哥华冬奥会上斩获4金的壮举,也有平昌冬奥会中仅获1金的低迷。

目前,执教合同到期的李琰是否卸任主教练一职仍未确定,但她在长达12年的执教生涯里,尤其是在平昌冬奥会期间所承受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李琰的压力一方面来自要带领队伍争金夺银,另一方面则源自中国滑冰协会主席一职所承担的改革重任。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推动体育协会实体化改革,一批优秀的退役运动员和教练员开始出任各单项体育协会主席。同年6月,李琰当选中国滑冰协会主席,全面负责协会各项管理工作。

对于体育协会实体化改革,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协会实体化改革体现了管办分离、政社分开的原则和方向,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是协会在改革的过程中采用什么样的管理模式,应该视情况分而论之。”

目前,在项目协会实体化的过程中,有原有项目管理中心领导层出任协会管理者的模式,但更多的是优秀退役运动员或教练员出任协会主席。例如,姚明出任中国篮球协会主席,李琰担任中国滑冰协会主席。

钟秉枢认为,理论上说,一个优秀的教练员经过一段时间后能够承担起管理一个项目协会的任务,因为这两者有相通之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他的主要工作点在什么地方,是完成竞技体育的目标又发展群众体育和市场开发?是几个任务同时推进还是单一的?这就涉及到协会主席的职责定位,必须要明确。”

身兼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和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既要带队训练,又要负责协会日常管理,难免精力不足。“协会改革方面,我觉得有能力做好,但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千头万绪,什么事情都要摸索着向前走。对我个人而言,精力真的有限。我把所有精力放在训练当中去,业余时间还要处理协会工作上的事情。到底给我怎样的考验才够?我也在寻找答案。”李琰在平昌冬奥会后说。

与会员众多、市场资源较好的足球和篮球协会相比,中国滑冰协会的管理人员比较少,短时间难以搭建起复合型的管理团队;专业运动员比较多,夺金任务重;项目市场前景还需不断开拓……这些都是李琰必须面对的难题,但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充裕。

“竞技体育改革,特别是管理体制改革与其他行业还不太一样,它的周期性和实践性特别强。4年一届的冬奥会和夏奥会,比赛的成绩体现得非常明显。改革成功与否的标志之一就是大赛成绩如何。这是非常显著的标志,因而给管理者思考和调整的时间并不多。”钟秉枢说。

李琰显然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去年6月,李琰出任中国滑冰协会主席。今年2月,她就面临平昌冬奥会的考验。结果,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平昌仅收获1金2银,成绩较索契冬奥会有所下滑。

对于李琰目前面临的困境,钟秉枢分析道:“专业人做专业事没有错,但专到什么程度,定位是什么,需要我们明确界定,这也有助于搭建复合型管理团队,分担压力。这件事也给了我们新的启示——单项体育协会的未来工作中到底重点抓什么。我觉得应该让协会的功能更加单一,围绕协会本身的职能来开展,而不是把它的功能无限放大。”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