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聪自曝冬奥会前差点抑郁了

2018-04-19 13:31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韩聪校园分享体育人生艰辛 自曝冬奥前差点"抑郁"了

腾讯体育4月17日讯 北京时间16日,黑龙江省“超越自我-奋斗人生”优秀教练员运动员先进事迹进高校互动交流活动拉开帷幕,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韩聪以运动员身份走进校园,分享了自己运动生涯的艰辛与收获。

本次报告团成员包括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亚军韩聪,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亚军任子威,平昌冬奥会女子冰壶第五名、中国冰壶女队队长王冰玉,平昌冬残奥会男子轮椅冰壶队教练员李建锐,平昌冬残奥会轮椅冰壶冠军刘微,平昌冬残奥会冬季男子 站姿7.5公里两项短距离第八名吴君宝。

韩聪作为嘉宾首先分享了自己的体育人生。“我很开心也很羡慕地站在这里,因为自己没坐在大学的校园里真正的上过一堂课,所以很珍惜今天能在这里与大家见面。”在做了简短的介绍后,韩聪解释了为何隋文静未能一起参加活动,“隋文静今天没来到这里是因为她 的右脚还是出现疲劳性骨折,刚刚返回北京去康复,所以只能一个人站在这里讲述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故事。”

隋文静手术无聊借医生手机玩

“就在前几天,我俩作为搭档已经11年了。这11年里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我今天只有10分钟的时间,而我所说的不是我们所有的经历。我真的很想把自己是怎样经历过来的,怎么站在奥运赛场上,怎样站在今天这个舞台上,点点滴滴都倾诉出来。”

“我们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09年,第一次取得全国冠军。同年我们也拿到了所有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冠军。我们的故事还可以追溯到2012年,第一次夺得了四大洲比赛的冠军,那是我第一个成年组的冠军。”职业生涯的很多第一次韩成都记忆犹新。

活动上,韩聪再次回忆了隋文静做手术的细节,“今天,我要说的故事发生在2016年4月份,一个很特殊的日子。那个日子很重要,因为中国花样滑冰队在那一天做出了一个重大决策——必须给隋文静做手术。长年的身体磨损,在那个时候是必须去做手术。如果继续磨损 下去的话,她的身体可能就无法对奥运会的竞争力产生一个很好的保障。我记得手术是5月5号,在北医三院进行的,手术有一个很长的名字,叫右侧脚踝外侧副韧带重建和左侧脚踝肌腱复位手术。这超过10个字的手术,对我来说只是10个字而已,但是它转化为5个小时的 手术,2次的加药麻醉,72个小时的术后疼痛和3个月的下床走路。这一切一切都只有隋文静一个人独自承受。当手术结束,她被推出来笑着对我说聪哥,我刚才听到了刮骨头的声音,还有胶味。因为手术的时间太长了,她还借了医生的手机来玩。这是一个女孩多么强大 的内心啊!我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心酸。”韩聪语气沉重说到。

“从手术结束到她下地,足足100天。就在那当中的有一天——2016年的6月份,中国花样滑冰队庆祝建队30周年,我一个人登场,我一个人在滑,节目呈现的是我一个人在托举隋文静,感受她在我身边。节目的最后,我推着她上场,全场观众动容,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一刻,让韩聪一生难忘。

芬兰世锦赛一幕让韩聪一生难忘

韩聪清楚的记得,后面的日子对隋文静来讲,要重新学会自己走路,重新找回身体的记忆,身心的记忆,以及对花样滑冰的记忆。“这个过程里的痛苦我从来没有体会到,但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可能也有经历过手术的痛苦,重新站立,重新行走,重新正常地生活。”

“从手术算起11个月,我们在2017年3月30日,在芬兰赫尔辛基拿到世锦赛的金牌。这是中国世锦赛双人滑获得的第三块金牌。比赛结束后,得知领导人正在芬兰国事访问,因为我们也是为了中芬两国友谊做出了贡献,所以被邀请出席当天的晚宴,那一刻对我来讲是莫大的荣幸,那一刻对中国双人滑对奥运的信心也是更强了。”话到此时,韩聪情绪更加激动。

冬奥前韩聪差点“抑郁”

“随着新的冰雪季到来,我们在中国杯、日本赛和其他系列赛的比赛中分数是越拿越高。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在平昌冬奥会拿到那块金牌应该是100%的。但是,在距离平昌冬奥会一个月的时候,我的心理接近崩溃,差一点就得了抑郁症。现在我也不想去回想起那段很难过的日子。每天只能告诉自己,我是强大的,我的内心可以面对一切,任何事情都难不倒我。”韩聪语气中带着悲伤。

“在冬奥会的赛前,隋文静做动作的时候不小心被划伤了,当时缝了5针,并且得了骨膜炎。冬奥会比赛前一天,病情加剧了,出现疲劳性骨折。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比赛。因为当时是大年三十,所有人都期盼着能拿到这枚金牌,所有人都会特别开心,但我们只拿 到了银牌。”韩聪略带遗憾的表示。

“我们在短节目发挥非常出色,我们领先所有的对手6分,这6分还是很大的差距。但在第二天,她的疼痛加剧。我说1到10分的话,你疼痛打几分?她说已经达到了8,9分。我当时内心不得不去面对这种情况,但是我要装着……因为那个时候没人能帮上忙,你作为她的同 伴,你要承担,也要面对这种责任。”虽然作为搭档,韩聪的个子并不高,但这些年他真正成为了守护在隋文静身边的那个男人。

(冬小麦)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