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季结束后 少数滑雪教练继续“追雪”

2018-05-07 11:27 中国体育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作滑雪教练的那些日子

上周末的立夏宣告了季节正式进入夏天,面对即将到来的酷暑和三伏天,你有没有想念三九寒冬里的大雪、在滑雪场驰骋的飞驰感、和手把手教你的滑雪教练?

记者曾经体验过一月份三九天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的“妖风”和刺骨的寒冷,虽然当天的天气对当地人来说已经算是“微风”了,但是零下35摄氏度爆表的温度计和结霜的睫毛足以说明了到底有多冷。滑雪教练宋丽丽那天对记者说:“这个天气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前几天的风在外面待几分钟脸就冻僵了。”

宋丽丽已经在亚布力滑雪场从事滑雪教练的工作10年了。她是土生土长的亚布力人,家就在滑雪场山下的亚布力镇里。因为结婚生孩子,期间有3年的时间在家照顾孩子而搁置了滑雪教练的工作。她并不是滑雪运动员出身,仅仅是上学期间滑过雪,再用大量业余时间自己练习,在她从事滑雪教练前考取了教练员资格证,持证上岗。

滑雪教练的工作具有非常明显的季节性,每年雪季开始,宋丽丽会到雪场工作,非雪季的时候就做些其他的工作,做点小生意,或者种地。由于地处东北,亚布力滑雪场一般每年11月中旬开板,教练们会在11月初集结,滑雪场也会进行相关的培训。

和宋丽丽情况差不多,在北京军都山滑雪场当教练的张忠发作为一名普通的滑雪教练工作也有明显的季节性。雪场会在雪季开始前提前召集教练,张忠发说教练们会有一周的恢复期来做调整,因为教练自身的滑雪技术已经产生了肌肉记忆,所以恢复起来会很快,经过一周的调整后会对从事滑雪教学工作两年以下的教练进行考核测试。

如果天气条件允许,军都山滑雪场会在每年11月低至12月初期间开门营业。想成为军都山滑雪场的教练员,要先进行理论培训,雪季开始后还会有雪上实践考试,考试合格后方可上岗教学。

现在北京地区滑雪场的教练员大部分都来自东北,军都山也不例外。雪季结束后一部分人会选择回东北老家,一部分留在北京工作。张忠发回老家以后会找个工厂上上班,或者开开出租车,因为工作季节的特殊性,滑雪教练在非雪季无法长时间固定做一项工作,所以每年都做着不同的零工,大部分人没有稳定的工作。

相比这些最普通的一线滑雪教练,李元亮的滑雪生活更加丰富一些。他是崇礼富龙滑雪场滑雪学校的校长,他说自己当初从事滑雪教学工作是为了上大学的时候可以天天滑雪而不用花钱,可见对滑雪是真爱。李元亮介绍说,富龙滑雪场在雪季的高峰期每天会有300多人请滑雪教练,雪友们以初级水平为主。

富龙的滑雪教练大多来自东北,或者是张家口本地人,他们都是大学攻读体育相关专业的,还有一部分就是冰雪运动专业毕业生。游客可选择的课程等级分高、中、低三种,滑雪教练也需要通过相应等级的考试才可进行课程教学。

每年雪季结束后,教练们四处散开。少数人会继续“追雪”,就像李元亮,哪能滑雪就去哪。而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找一份临时的工作,打发这非雪季的几个月。

与之前三位不同的是,郝世花曾经是一名滑雪专业运动员。她是我国前高山滑雪运动健将,1999年退役后成为了中国最早一批大众滑雪教练员中的一员。2012年,郝世花滑雪培训中心成立。

不同于滑雪场的滑雪学校,滑雪培训中心除了在雪季期间提供培训课程,在非雪季也有着自己的工作安排。每年雪季结束后,郝世花滑雪培训中心在国内,会有针对中小学校园的讲课培训,让更多的滑雪知识在学生中普及。那么针对普及课程的培训,则由有培训师资格的培训师进行辅导。此外,还针对有意向考取国家职业技能高山滑雪指导员的人员组织培训考核,考核通过后方可持证上岗成为滑雪教练。在海外方面,每年的7、8月郝世花滑雪培训学校会组织滑雪爱好者到新西兰旅游、滑雪,同时也有针对性的教学活动。

每年雪季开始前,郝世花滑雪培训学校的所有教练都会有为期15天的培训,再通过考核重新定级。目的就是一方面加强、加深对滑雪教学技术及语言表达的梳理与更新,也是给教练提升等级的机会。

自2012年机构成立开始,郝世花就不再接受一对一的教学预约,而是转向学习国外发达国家的教学体系,随时更新机构的教学内容和教学产品,以及针对集训营课程的辅导和国家技能指导员培训及考核工作。虽然不参与教学,但是她依然还在一线随时观看发展动向,并一手接触、掌握滑雪课程的培训情况。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