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冠军遇车祸高位截瘫 嗜雪如命的他重新“站起来”

2018-05-28 10:51 生活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滑雪冠军遇车祸高位截瘫 嗜雪如命的他重新“站起来”

生活报5月27日讯 每年的5月26日是联合国提议的世界向人体条件挑战日。

生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与大自然搏斗的同时,也在向自己的身体条件发出挑战。

在哈尔滨有这样一群挑战自己身体极限的人,他们是普通人,有的却创造了世界纪录,有的高位截瘫却照样在雪道上飞驰……近日,生活报记者走近这些“强者”,听他们讲述自己的不平凡生活。

高位截瘫也能滑雪 梦想参加2022年北京冬季残奥会

张东荣1963年出生,黑龙江人,从小热爱体育。他12岁进入体校练习中长跑,几年后转入越野滑雪领域学习,从1980年到1986年一直保持着越野滑雪全国前三名的好成绩,并于1984年、1985年连续获得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全国冠军。1986年,张东荣退役后进入哈尔滨体育学院。后来,他又到黑龙江省滑雪队担任滑雪教练。1996年,在哈尔滨市举办的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上,他有幸作为教练员和裁判员参加。但在亚冬会上,张东荣发现自己现有的滑雪水平与世界水平相差太远,于是去日本学习,专攻滑雪。

2010年,张东荣回到祖国,本想引领日本青少年滑雪队来中国交流,可就在这一年,他在从哈尔滨市去往亚布力雪场的路上遇到车祸,导致身体高位截瘫。张东荣告诉记者,对于嗜“雪”如命的他来讲,这次事故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让他一度感到从此无缘滑雪。“在得知我的事情后,亲朋好友和从前的滑雪队友以及回国后结识的滑雪发烧友都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励。我去日本北海道进行康复训练,在雪季经常看到高位截瘫者在山上滑雪。我想明白了,与其躺着哭,不如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张东荣说,2012年他在日本买了第一副高位截瘫者专用的雪板,雪板上的座椅是根据他身体实际尺寸专门定制的,而后他开始了“坐式滑雪”。他说:“因为长期卧床,上肢力量明显不足,而下肢完全没有知觉,身体的平衡唯有靠上肢掌控。摔过多少次,已经记不住了,但最终凭意志和技巧掌握了雪板上的平衡方法。”当走出伤痛阴影的张东荣坐在残疾人专用坐式滑雪车出现在雪场时,他从大家的眼神里读出了惊奇和赞叹,这使他更坚定了重新在滑雪场上“站起来”的决心。

张东荣说,他心里装着一个梦想,就是把自己的滑雪经验传授给更多的人,特别是带动残疾人参与到滑雪运动中来,让更多人体会到滑雪的乐趣。2022年,北京将举办冬奥会和冬季残奥会。张东荣说,“我要将这几年积累的滑雪经验传授出去,尽量让同样坐轮椅滑雪的运动员少走弯路、少摔跤……再为中国滑雪事业出一份力。在有生之年,能有幸参加残奥会是我最大的心愿。”

五年龙鞭重增七倍“龙鞭王”7月要冲击最新世界纪录

奚成义生于1965年,他从2013年起参加“北京国际武术文化交流大会”以来,多次获得龙鞭、铅球手心转、水晶球手心转的冠军。

奚成义介绍说,他老家在佳木斯桦南县农村,从小就表现出了异于同龄人的力量,年仅十岁就可以轻松抡起铲地的铁锄,而且自幼喜欢武术,经常是看完武打片,就跑到山上去模仿剧中动作。可是,当时的家境无法满足他的学武梦。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懂事的他开始了自学,每天天蒙蒙亮,就起来往山上跑,一个来回就是20里地。回来后,他把上百斤的大青石放在腿上蹲马步,用大盆装上沙粒进行十指训练。动手能力很强的他,还亲手制作了沙袋、哑铃、拉力器等器材,每天都会用它们练习举重、打沙袋,并不断钻研技能和手法。

2013年春,在哈尔滨生活的奚成义去公园看见一位老者在练抽鞭,就好奇借过来试试。他没费劲儿便把鞭子抽响了,顿时对鞭子产生了兴趣。从那天起,他开始购买铁链做鞭子。奚成义做的第一条鞭子只有3斤重、3米长。之后,他平均每周加重两到三斤。坚持了几十年的武术梦在这之后也实现了: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奚成义进入了“哈尔滨关东龙鞭俱乐部”,强壮的身体和良好的武术功底使他在龙鞭的学习中超于常人。就这样,俱乐部推荐他参加“北京国际武术文化交流大会”,结果他一鸣惊人,一举以50斤重长鞭夺得2013年的龙鞭冠军,站在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上。

功成名就的奚成义,并没有停止脚步,从北京回来后他到港务局买了几节船上用的铁锚链子,断开重接,一直加到了75斤。同时,还开始了手转铅球的练习。 2014年,他挥动75斤重龙鞭,获得冠军,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龙鞭王”!2015年,他参加北京国际大赛时,156斤重12米长龙鞭,40斤重8米长龙鞭,三个水晶球手心转,20斤铅球手心转,四项表演比赛都获得冠军。2016年,他的龙鞭重量增加到314斤,2017年他的龙鞭重量为400斤,2018年7月将在山东举行的“武术文化交流大会”,奚成义告诉记者他将要挥动420斤重的龙鞭,冲击最新的世界纪录。

17岁美少女喜欢极限运动 夏天玩风筝冲浪冬天玩单板滑雪

提起极限运动,人们往往会想到男性的身影,而冰城17岁的美少女曲美熹却是位极限爱好者。冬天在冰城玩滑雪,春季到三亚玩风筝冲浪,这些在别人眼中看着都觉得心惊肉跳的极限运动,她却乐此不疲。“我四岁起,就跟着喜欢运动的爸爸一起玩各种极限运动。他出去训练的时候,我一直跟在他身边,算是一种体验吧。在这种耳濡目染下,喜欢极限运动也成了很自然的事。我一直没把运动训练当成很枯燥、痛苦的事,也不认为这些运动不适合女孩子。一直认为那就是在玩,一到假期,我就问爸爸‘咱去哪儿玩呀?’”曲美熹介绍说。

玩冲浪、玩滑雪,看上去很炫很酷,其实相当辛苦。曲美熹介绍说,风筝冲浪在海上与海浪搏击,看上去无比风光,而自己小时候体重很轻,大风经常拖着她在海面滑行,又咸又苦的海水喝一肚子是常有的事。滑雪玩的则是速度与激情,雪场寒冷,一整天下来,脸冻得生疼,挑战有难度动作,身体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是家常便饭。可是,她从来没叫过苦,并展现出很高的运动天赋,还在亚布力滑雪场2015-2016年度高山大众滑雪积分赛中获得女子单板第一名的好成绩。曲美熹有着开朗活波的性格,健康强壮的体魄,如今17岁的她已经成了专业单板滑雪运动员,也是位风筝冲浪爱好者。

曲美熹说,对于一个女性喜欢极限运动很多人并不理解,但她喜欢纵情于山水之间,向大自然寻求人类生存的本质意义,以冒险形式所展现的极限运动成了她超越自我的快乐体验。而且参与极限运动让青少年早早学会自立,以便能够顺利出去比赛、交流。极限运动锻炼了青少年的不服输精神,很多极限动作需要上百次、上千次摔打才能成型。想学会一个动作,就必须有摔倒了爬起来重来的精神,挑战极限运动,自身的意力自然受到极大的挑战,没有坚强的意志,是不可能成为极限运动员的。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