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萌专项钢架雪车后克服内心恐惧仍是最大门槛

2018-10-15 10:17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那个中国短道跑王者如今面临如此恐惧 他却从未想过放弃

腾讯体育10月12日(文/徐思佳)10月12日,在Visa续约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奥运赞助协议的发布会上,前中国田径百米飞人、现中国钢架雪车运动员张培萌分享了自己转项钢架雪车以来的经历和心得。

今年9月,第一次上冰推撬训练的他就出现了翻车事故致趾骨受伤,张培萌坦言,克服恐惧仍然是自己需要闯过的第一关,但即使这样,张培萌仍然表示,自己从未想过放弃希望能在家门口以运动员的身份出战2022年冬奥会。 

忆转项初衷:延续运动寿命 因与冬奥冠军身材相仿选择钢架雪车

在拿到2017年全运会的接力金牌之后,张培萌从百米赛道上退役。退役之后,张培萌就出任清华大学男子百米的教练,并带出了王煜、江亨南和江杰华等短跑的未来之星。但他仍然怀念在赛场上驰骋的“速度与激情”。2018年1月29日,已经从田径赛场退役的“百米飞人”张培萌决定投身冬奥项目——钢架雪车。

张培萌回忆,自己决定跨界冬奥项目的初衷就是怀念赛场的感觉,希望延续运动寿命和职业生涯。“过去的项目100米相比较太吃身体了,钢架雪车项目除了起跑需要身体的爆发力之外,更多的是考验经验和意识,运动寿命相对会更长一些。”

最开始,让张培萌动心的项目是雪车。2017年12月,张培萌曾来到平昌冬奥会雪车的比赛场地体验过双人雪车,想深入了解这个项目需要具备哪些特点才能达到比较高的竞技水平。但得知,练习双人雪车需要体重达到180-200斤左右时,他犹豫了。

这时,韩国雪车队的一位教练无意间提及,张培萌与韩国钢架雪车选手尹诚彬的身材和身体素质很像。而尹诚彬在之后的平昌冬奥会上,不负众望地获得了钢架雪车项目的冠军。

初登训练场便遭翻车受伤 克服内心恐惧仍是最大门槛

2018年9月3日,张培萌在国王湖进行了第一次上冰直道推撬训练。张培萌对第一次的上冰感到十分兴奋,他在微博上写道:“虽然头盔,鞋都是旧的,手套也是和队友来回借着戴,不过外教的一个肯定的眼神让我对未来充满期待。”

不过,在初登训练场的训练初期,张培萌便在一次训练中不慎受伤,“我左手推橇,上车时脚步想离着冰橇近一些,左手没有按到左侧扶手上而是按到了冰上,等于扶手直接切到了我的腹股沟和耻骨上,整个都肿了,应该说比较严重吧。”

在张培萌看来,内心的恐惧仍然是他需要迈过的第一道门槛,“虽然我很喜欢速度,但是在上赛道之前外教也给看了一些事故的视频,我的内心还是很惧怕的。我也看到了队友身上伤痕累累的样子,经常新的比赛服穿一天就破了,到处都是补丁。这个项目确实还比我想象的要危险的。”

从未想过放弃 2022冬奥会参赛是最大目标

短跑和钢架雪车项目有很多相通之处,而放眼国际也有很多雪车选手是从田径转项而来。不过,在真正开始训练之后,张培萌也渐渐悟出了两个项目之间的差别。“其实百米起跑和推撬启动还是有很大差别,一个需要提高髋部重心,一个需要降低髋部重心,并且身体重心不能因推撬而倾斜,视线放在钢架雪车的左前角或者右前角为了保持身体和雪车的稳定平行移动。”

张培萌说:“因为我原来是练田径的,在冰上总担心会摔倒,前两步蹬的时候不敢发力,还需要适应、需要转换,过去田径选手在爆发力上的优势还没能转换过来,需要慢慢磨砺自己的意识。”在德国结束了第一阶段的上冰训练之后,两周后,张培萌将随队前往加拿大进行“切弯”的针对训练。

转项初期,张培萌遇到了不少困难身体上也填了一些新伤,但他却从没有想过放弃。张培萌说:“已经想到了在没有熟练之前会受很多伤,但是也没有想过放弃,平时我也会练搏击,在练习防守的时候也会挨很多的打,我觉得一个男人需要经历这些痛苦。只能慢慢地靠训练麻痹自己,怕是因为不会,等会了之后恐惧也会慢慢消失。”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张培萌对2022年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也充满了期待,他直言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能够参赛2022年冬奥会。“我相信,中国举办大赛的能力一定是世界顶尖的。我现在想起2008年的开幕式还会感到热血沸腾,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如果我能以运动员的身份参与进来就非常满足了。”张培萌说。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