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杨扬亲手培养8个孩子入选国家集训队 “他们天赋比我高”

2018-10-25 09:11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8名弟子上冰5年入选国家集训队 43岁的大杨扬拿着冲锋枪开路

作为中国第一个冬奥会冠军,经历大风大浪的杨扬看着亲手培养出来的8个孩子入选国家集训队,也忍不住大呼意外:“仅仅5年的时间就能够出成绩,实在是没想到。”

8名飞扬学员入选国家集训队

本周,飞扬为8名入选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的学员举行了出征仪式。

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创始人杨扬主持本次出征仪式,上海市体育局冬季运动项目备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苏清明以及清流中学副校长顾斌和临沂二村小学校长刘涌共同出席了活动。

入选的8名学员为樊梓琪、宋嘉华、马小琳、赵佳成、王淇、薛贵祥、李佳奇、蒋有志。

看着活动现场播放的孩子们一步步走来的训练、比赛视频,杨扬感慨良多,“还记得他们刚刚进俱乐部时候的样子,从懵懂孩童,到今天入选国家集训队,飞扬不仅和他们一起感到荣幸,可以和他们一起走过这段成长之路,更为他们感到骄傲。”

临沂二村小学短道速滑校队的小队员们也来到了现场。本次出征运动员之中樊梓琪就曾就读于临沂二小,现在在清流中学读初一年级。看到这些哥哥姐姐们获得的成就,对小队员也是一种鼓舞,更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根据计划,这8个孩子将随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跨界跨项国家集训队,于11月1日-明年3月31日分别奔赴匈牙利、英国、德国参加集训。

2022提供契机 5年出成绩不多见

从开办飞扬俱乐部社会化招收学生,至今满打满算不过5年的时间。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成绩,杨扬也直言意外:“没有想到这么快出人才,一般运动员培养需要2-3个周期,一个周期是4年左右。”

杨扬还记得俱乐部刚成立,去周边学校进行推广时的情景,“刚开始我们在学校推广时,很困难。学校会觉得冰上项目带着‘刀’呢,很危险。”杨扬说,

“ 我们第一年召集了周边19所学校的负责人,面对面进行冰上运动的推介宣传。一开始只有一所学校接受俱乐部提供的课程,后来其他学校看着这些孩子课程上得十分顺利,效果很好,就一个接一个地加入到受训阵营中。”

飞扬在2015年启动“冰上运动进校园”项目,“培养短道速滑的未来之星。”目前,已经有包括中学、小学、幼儿园在内的超过3000多名学生参与了滑冰启蒙课程。由来自黑龙江队和国家队的优秀教练执教,每个学生一周至少一次在冰场专业培训。喜欢滑冰的孩子越来越多,最先开设滑冰课程的临沂二村小学和上南五村小学成立了短道速滑队,其中优秀学生则被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吸收,向专业运动员发展。

杨扬深刻感受到,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激发了人们对于冰雪运动的热情。“2015年申奥成功以后,一方面国家备战投入很大,另一方面群众参与热度也被激发起来。现在国家队扩充编制,集训队给年轻人提供了平台,这些孩子练了5年就能够有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杨扬说。

拿着冲锋枪开路 这批孩子的天赋比我高

在2002年的盐湖城冬奥会上,杨扬成为了中国第一位短道冬奥会冠军。但她说,“这批孩子的天赋比我高。”

“我们从小就是进入专业队集中训练,每天的训练量摆在那里,有的时候天分不强也能达到一定程度。但是这批孩子们是参加兴趣班,一个礼拜只有三、四堂课,有的时候因为考试还要‘缺斤少两’,这样的情况下脱颖而出展现的就是天赋。”杨扬表示,“她们到了国家队,训练更加系统,各方面的保障上也上来了,成绩上肯定会有大的跨越。”

由此,杨扬也对短道人才的培养之路有了自己的考量,“我个人觉得,青少年时期半专业化的训练能够让孩子很好的发展,训练上更加有针对性,兴趣培养更加重要。12岁以下,不需要像专业队那么长时间,但孩子们特别热爱很珍惜,主动投入不一样。12岁之前不是竞技体育的能力提高,而是技术、动作以及对于竞技比赛的理解,等身体发育之后再着手能力的提高。”

让杨扬特别骄傲的是,传统的培养模式正面临着招生非常困难的局面,一年只能找到七、八个学生,“我们一年几百个孩子报名,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成才概率,还有十几个能成才呢。”

不过,现在困扰杨扬的是,短道速滑毕竟孩属于小众项目,没有足球、篮球那样的传统学校,因此队里的孩子们能否进入好的中学、能否在升入初中之后继续练下去成了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杨扬也一直在和浦东体育局、教育局的相关领导进行着沟通。

为短道速滑的人才培养和项目普及探索新的方式,43岁的杨扬这样形容自己,“我现在就像拿着冲锋枪。”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文/李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