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壶受到中国企业青睐 中国能成冰壶的第二故乡吗?

2018-10-29 09:56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仅10处场地却落地两项世界级赛事 中国能成冰壶的第二故乡吗?

腾讯体育10月27日讯 随着中国公开赛本周在重庆落幕,2018冰壶新赛季伊始,中国已率先完成两项高水平世界级冰壶比赛——冰壶世界杯苏州站和中国冰壶公开赛。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两项大赛吸引8支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队伍参赛,一时间世界壶坛对中国的关注甚至不低于对冰壶王国加拿大的关注。

当各个国际大牌选手相继出现在苏州、重庆两个城市,不少壶迷惊呼:“太幸运,不敢想!”而另一方面,国内仅5个城市拥有长期冰壶场地、俱乐部不足10家,除了专业冰壶运动员,能够定期进行冰壶训练的业余爱好者不足千人等等一系列数据却让中国冰壶市场显得略有尴尬。

两个角度看待中国冰壶,却有着明显的对比,不禁让人想在2022北京冬奥会的大背景下,适合中国人的冰上运动——冰壶能否在中国落地生花?中国又能否努力成为冰壶运动的第二故乡?

冰壶世界杯和中国冰壶公开赛落地中国 冰壶受到中国企业青睐

尽管在2018以前北京、南京、多巴等地也曾举办过世锦赛、泛太平洋、公开赛、邀请赛等国际冰壶比赛,但2018年世界杯和中国冰壶公开赛同时落地,并且分别跟苏州市和重庆市确定未来三年连续办赛,这种情况尚属首次。两个世界级冰壶赛事同时在中国办赛,一方面得益于2022年冬奥会在北京举办,冰雪市场持续升温,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冰壶运动受到各地政府和企业的认可。

与短道和冰球等冰上运动相比,冰壶运动目前在中国的群众热度并不算高,但对于企业来说,冰壶运动每场有2.5-3小时的转播时间,多数时间里转播镜头可以随着冰壶运动相对缓慢匀速进行,这让赛事赞助商展示时间更长,展示效果更好。据禹唐体育公布的2017年央视直播频道收视TOP10赛事显示,冰雪运动中短道速滑和冰壶最受欢迎,赛事收视率前五冰壶占据三席。也许,超长的播出时间成为冰壶观看人数较多的因素之一。

在中国企业的助力下,冰壶世界杯将首站放在了苏州,虽然苏州奥体中心初次承办赛事,但开幕式江南特色的吴侬软语结合苏格兰风的冰壶表演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另一边中国公开赛的开幕式将美国的“超级碗”作为目标,邀请了孙楠、那吾克热等明星助力,让冰壶赛贴上了泛娱乐的标签。虽然两项赛事均属首次举办,但可以看出两家运营团队对自家赛事运作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发展规划,这与此前冰壶赛事在中国相对“标准化”运营有很大的差异。

冰壶在中国推广成绩出色 成世界壶联主席成功连任原因之一

“从今年6月初参加北京冬奥组委举行的平昌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总结大会起,到9月份的冬博会和冰壶世界杯,再到10月初的北体大座谈……仅2018年你已经数不清世界壶联主席凯特女士来了多少次中国了!也许,这半年她几乎没离开过中国!”一位冰壶媒体从业者感叹到。

这也难怪,冰壶运动在加拿大及欧洲地区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几百年的历史已经让冰壶在这两个地方有足够深刻的印记。但在中国甚至亚洲,冰壶仍属于新兴的运动。1998年,冰壶由日本传入中国已有20年时间,但在2009年以前这项运动在中国都鲜为人知,直到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在韩国江陵夺冠,冰壶运动才逐步进入大众视野。

2010年凯特当选世界冰壶联合会主席,作为世界壶联历史首位女性主席发挥了女性特有的管理洞察力,在其任期内,将冰壶推广重点放在新兴国家上。尤其是在2015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凯特更是将工作重心放在了中国,她多次来到中国出席各种公开活动,更在采访中感慨:“苏格兰是我的故乡,中国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

今年9月10日,世界冰壶联合会成员国全体会议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召开,冰壶联合会主席凯特全票获得连任,开启了她的第三个四年任期,而中国冰壶市场的表现成绩,成为她连任的原因之一。

仅有5个城市拥有长期冰壶场地 俱乐部不足10家

在2022北京冬奥会的大背景下,两项世界级大赛落地,还有世界壶联主席加持,冰壶在中国本该进入急速发展阶段。但目前国内仅有北京、上海、哈尔滨、吉林、西宁5个城市拥有10处长期冰壶场地。而在WSTOPS冬季运动评选中仅有5家冰壶俱乐部报名,除高校冰壶社团外,笔者初步估算冰壶俱乐部在中国不足10家。

据《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止至2018年6月底,全国室内冰场达到334家,滑雪场738座,2017-2018国内滑雪人次更是达到了1930万人。在冬奥会中,冰壶项目作为冰上大项,也是中国代表团颇具夺牌希望的项目之一,受制于场地匮乏,专业人员稀缺等因素,冰壶已然被滑冰和滑雪爆发性的增长所淹没。

10支国家集训队齐发力 中国冰壶不止要有王冰玉

大多数运动发展都有一个普遍的路径:好成绩—高关注—高价值—快速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壶迷的印象里,中国冰壶一度只有“王冰玉”一个标签,然而随着中国黄金一代的隐退,中国冰壶也进入了青黄不接的阶段,年轻的一代缺乏大赛锻炼的机会,中国冰壶也从2009年的辉煌之后进入了一段低迷的时期。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冰壶只能用“遗憾”来标注。刘锐率领的男队在最后的奥运资格赛中惜败,没能获得参加冬奥会资格。从冬奥资格赛奋勇杀出的王冰玉率领的中国女队,在亚冬会夺冠的良好势头下,平昌冬奥会仅获得第五名,只差一步就能进入复赛;最具夺牌希望的王芮/巴德鑫混双组合,最终获得第四名,又是一步之差没能登上领奖台。这一些结果的背后其实隐藏的是老将迟暮和新人未出的尴尬。无尽的遗憾与无奈,梦想只能留到2022年来实现。

新的周期里,中国队通过选拔赛,最终选拔出男子和女子各五支集训队伍多线征战。从世界大赛到CCT各级别商业赛都能看到中国选手的身影。赛季初期,中国选手鲜有进入前八名,而随着新赛季过去10个比赛周,中国选手也逐渐找到了感觉,先是梅杰率领的中国女队在中国公开赛中进入前四名,再是臧嘉亮、张迪等多支中国集训队进入复赛,新一代的中国队在国际比赛中初露锋芒。

在北京冬奥周期里,中国冰壶不止要有“王冰玉”,还要有更多有实力的新队伍,这样才能在北京冬奥会中有更多、更厚的底牌去震慑对手,去取得好成绩,从而让中国冰壶再次走入大众的视野,再借一波热度得到长足的发展。

最适合中国人的冰雪运动

有人说冰壶是最佛系的冰雪运动。电视中,你可以看到运动员慢悠悠的穿梭于冰面,与激烈的短道速滑和高速度的滑雪相比,冰壶显然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加拿大及北欧等地,冰壶被许多家庭选择,一家老小常常在周末约上一场冰壶比赛以此度过闲暇时光。

冰壶传奇诺贝利带着女儿和女婿四处征战,英国名将穆尔海德也受到父亲和哥哥影响开始走上冰壶之路。更有为50岁以上人群专设的“世界冰壶元老赛”,与混双世锦赛同期进行,赛事级别也与世锦赛相同。

很多人说中国人善于进行技巧性的运动,冰壶就是一项很好的选择,精密的布局和精确的计算常常左右比赛的方向。而随着中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冰壶很有可能成为更多人进行冰雪运动的选择。

现阶段,两项冰壶顶级赛事和为数不多的冰壶场馆和参与人数,似乎有些“头重脚轻”。 “冰壶运动第二故乡”能否实现未可知,但可以相信的是未来三年冰壶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或将超过前20年总和,期待2022年北京冬奥会再现中国冰壶盛况。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小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