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冰球的火爆与虚旺 2022如何才能成为中国冰球的起点?

2019-01-22 11:31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冰球的火爆与虚旺

2018年临近年终的时候,北京华星集团以4.6亿元在山东烟台拿下福山区南部一地块,这一消息迅速在国内冰球圈内发酵——企业拿地原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华星此次拿地的背景却不同寻常——华星作为一家以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为主业的企业,大面积拖欠教练工资已经至少3个月时间。没钱给员工发工资,却拿出巨资买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火热的冰球培训,持续亏损的冰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日联系到北京华星集团相关负责人,这名负责人道出了原委。

这名负责人介绍,华星集团下属子公司——华星辉煌具体负责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业务,而在烟台拿地的是华星集团下属的另一家子公司——华星冰雪教育。两家子公司独立运营,因此,并不存在业界传闻的华星集团用拖欠教练的工资去买地的说法。

对于华星辉煌大面积拖欠教练工资的事情,这名负责人也予以承认,但他强调,由于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比例太高,国内专业冰场几乎都面临着亏损问题,华星辉煌正在设法推动冰场运营的改革,以从根本上解决国内青少年冰球培训的这一怪状。

2015年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之后,国内冰雪培训呈现爆发式增长势头,这其中,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更是火爆。在北京,青少年冰球教练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一个家庭为支持一个孩子打冰球所需的花费,动辄一年就要十几万元,其中的支出主要是培训费、冰时费。与此相对应的是,一名最普通的青少年冰球教练月收入都能达到2万至3万元,好的青少年冰球教练月收入能达到4万至5万元。

华星在拿下烟台福山南地块后发布的公告里有这样一段表述,“依稀记得,2015年华星创立时,我们只有一个虎仔冰球队,两名教练,我们用3个月的时间让第一座冰场投入使用。”这段表述揭示了华星发展的历史——从2015年至今,在不到4年的时间,华星从一支冰球队、两名教练起步,如今已经在国内建设运营9座室内冰场(其中北京5座冰场),为超过两万名会员提供了冰球、花样滑冰、短道速滑的培训。从一家冰场运营和青少年冰上运动培训的企业来说,这样的发展速度是同期国内做其他运动项目培训的企业很难比拟的。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过去几年国内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的火爆。

可以说,在北京和冰球逐渐开展起来的南方经济发达地区,青少年冰球培训完全处于卖方市场,在这种市场行情下,一家做冰上运动培训的企业大面积发生青少年冰球教练被欠薪的事情实在令人称奇。

华星集团这名负责人表示,青少年冰球培训确实很火爆,但是钱都被教练赚走了,冰场甚至是亏钱的。

在华星的冰场,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占到冰场总收入的70%以上,冰场运营还需要水电、其他工作人员工资、各项税费、设施折旧等一系列成本,照此核算,华星的冰场全部都在亏损。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内大多数专业冰场都面临着教练收入占比过高的问题,通常,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占比都在冰场总收入的50%左右,而正常情况下,这一比例在35%以下,冰场才能实现盈利。

冰球教练的供不应求是导致冰场必须向冰球教练支付高工资的主要原因,如果冰场无法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待遇,冰场将难以聘请到足够的冰球教练。

但业内人士也表示,2016年,华星辉煌以超常规的手段进行扩张时,引发业内争议,这也是导致目前冰球教练收入过高的另一个原因。

2016年3月,就在2015至2016赛季的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临近尾声之际,北京零度阳光、小狼、五彩冰酷、浩泰、浩克、世纪星、全明星和冰峰等8家冰球俱乐部召开冰场行业联席会议,并以冰场行业联席会议的名义向北京市冰球协会正式提出,上述8家冰球俱乐部将不会参加任何有北京虎仔冰球俱乐部及关联俱乐部参加的冰球赛事,包括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

这起由8家青少年冰球培训企业发起的声讨、对抗华星旗下虎仔冰球俱乐部的事件,把华星与同业竞争者之间的深刻矛盾公之于众。

根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了解,事件的根源是,当时正在迅速扩张的华星,以超过市场行情的价格对北京其他青少年冰球培训企业的冰球教练进行“挖墙脚”,这些企业的一部分冰球教练带着孩子甚至整支队伍加入华星所属的虎仔冰球俱乐部,引发其他冰场和青少年冰球俱乐部的强烈不满。华星在短期内实现了青少年冰球培训业务的成倍扩张,但是整个北京青少年冰球培训市场的价格随之水涨船高,同时,华星也给自己和整个行业挖了一个深坑——教练基本工资和提成在冰场运营收入的比例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突破了35%的合理界限。

不过,华星集团相关负责人今天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否认了3年前的这段往事是由华星抬高教练工资引发,这名负责人表示,当时华星只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给冰球教练提供了完备的社保,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大幅提高冰球教练工资水平。

但不管怎样,时至今日,青少年冰球教练的高工资和专业冰场的不盈利都是实情。

华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大面积欠薪,主要也是由于公司股东已经不愿再继续为冰场的亏损填补资金,逼迫冰场开始进行营收改革。

华星集团这名负责人表示,冰场的持续亏损终将导致冰场的关门,无论对于教练本身还是对于青少年冰球培训都是不利的,所以,冰场的营收改革势在必行。

改革的办法是在不降低冰球教练收入的前提下,通过增加冰球教练的工作时间,提高冰球教练的劳动效率,使得冰场可以在冰球教练不增加甚至减员的情况下,扩大青少年冰球培训量,从而降低冰场的运营成本。

华星辉煌在北京已有两家冰场开始施行营收改革,其中一家冰场已经初现成效,冰球教练的工资和提成比例已经从占到冰场总收入的70%以上降到36%。但并不是所有的教练都欣然接受这一改革,华星在北京的另外3家冰场目前就对营收改革持观望态度。

依照华星集团的计划,到今年年底,华星辉煌所属的所有冰场都将完成营收改革,以达到冰场实现盈利的目的,这是保证冰场能够持续运营和青少年冰球培训业务可以继续开展的基础。

另一方面,单纯依靠冰场运营和冰上运动培训显然不足以产生更大利润,此次华星在烟台拿地可以看出企业正在谋划新的战略。

根据当地政府发布的公告,华星此次在烟台获得的地块规划总用地面积约27.83公顷,其中可建设用地面积约19.7公顷,为控制建筑布局,分为A、B、C三个区域。A区域用地性质为体育可兼容商业、商务用地,规划冰上运动主场馆、训练馆、商务办公、商业;B区域用地性质为教育科研用地,规划2.3万平方米的国际学校和幼儿园;C区域用地性质为居住可兼容商业用地,规划住宅及商业、社区养老、体育等公建设施。

冰上运动特色是华星拿下此地块的一大优势,但这一地块对于华星来说的最大价值在于住宅及商业、商务办公、国际学校和幼儿园等方面的开发。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慈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