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锡希遭性侵事件余波未平 12年来韩国体育界暴力事件屡禁不止

2019-01-31 09:43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腾讯体育1月30日讯 短道速滑名将沈锡希遭遇前教练赵宰范性侵案件二审已经判决,赵宰范被判处监禁18个月。但围绕韩国体育界暴力行为的探讨却从未停止。韩国媒体指出,性侵暴力丑闻曝光后,韩国文体部出台的对策与11年前完全相同。然而,在过去11年里,这个对策却一直没有得到落实。遭受性暴力的选手只能保持沉默,被“永久除名”的施暴者们却纷纷恢复了权力。那么,韩国体育界的暴行为何会持续12年?

“杜绝体育性暴力政策”与11年前如出一辙

年初,韩国SBS报道了前短道教练赵宰范涉嫌性侵队员沈锡希,次日(1月9日)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就发表了一份根除体育界性暴力行为的对策,包括扩大永久除名行为的范围、成立专案组、为受害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对教练和选手每年至少进行2次以上的相关教育等。

然而,文体部为了解决问题提出的对策和11年前完全相同。2008年2月18日,同样是KBS电视台报道了体育界性暴力成为社会问题之后,文化观光部、教育人力资源部、韩国体育协会同样公布了一份“杜绝体育性暴力”的对策。包括

“性暴力犯罪者将永久除名、性暴力举报中心将设置一站式处理体系。对教练和选手每年进行一次性暴力预防教育。除了范围、机构和次数,2019年制定的对策与11年前如出一辙。问题是,在过去的11年里,这个所谓的“对策”并没有解决问题,受害的选手还是不得不保持沉默,施暴者依旧逍遥法外。

韩国人权委员会调查结果惊人

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简称人权委)独立于立法、司法、行政部的人权专门国家机关,人权委员会主要致力于体育领域的人权事业,不仅向政府和体育界建议根除性暴力,还可以直接举报。近年来,人权委对学生运动员、家长、领导人实施了人权教育。通过对韩国1139名初、高中男女学生运动员进行人权状况调查表明,78.8%遭受了暴力,63.8%遭受了性暴力。其中,语言性骚扰占58.5%,强制性骚扰占25.4%。性侵和强制性发生性关系分别为1%(11名)和1.5%(17名)。

通过实际情况调查,人权委认为,学习权利侵害与暴力、性暴力密切相关。因为不能保障学习权,所以很难选择运动之外的对策,也很难抵抗人权侵害。为此,人权委提出,有必要制定“学生运动员人权政策综合对策”,保障学生运动员的学习权利,预防人权侵害,并支持受害者。其中包括受害人一站式支援、改善集体宿舍、领导人事验证系统等引发争议的改善对策。

“包括入学考试制度和国家体育政策在内,想要触及问题的根源。不仅是专家,大学校长等利害当事人也进行了数次讨论,一直到2009年上半年为止。”时任韩国人权委常任委员,负责体育人权的人权政策研究所理事长文敬兰说。

2008年2月4日被任命为人权委常任委员的文正仁表示:“在第一次出现问题时,韩国体育协会与人权委签署了《关于提高体育领域人权的共同协议》,但逐渐不想同人权委合作,并决定独自制定对策。随着2009年一系列人员调整,情况变得更加艰难,“体育人权”在人权委员会内部失去了力量。”

体育组织不关心体育人权

2011年7月,人权委制定了“体育人权指标”。为了预防暴力、性暴力、学习权侵害,政府和体育相关机关明确规定了责任。制定了运动员、教练、家长应该遵守的行动标准。其中,性暴力预防方针将“在任何情况下领导者都不能与学生运动员发生性关系,如果违反领导者负一切法律责任。”作为领导者行为规范。

文正仁表示:“制定政策并不是终点。只有广泛传播,与有关机关继续讨论并说明其意义,才能有效地运作。当时,人权委并没有设立这种结构。”

最终,2008年人权委的问题被抛诸脑后。

韩体育协会和下属项目团体以及文体部相关监管机构,此前一直试图加大处罚力度,并成立举报中心,但未能进一步解决存在的问题。文正仁表示:“只是做做样子而已,韩国体育协会、文体部、教育部事实上都在袖手旁观。”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