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男子冰球冬奥会后打回原形 走在尴尬十字路口

2019-02-19 09:39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冬奥会后打回原形?韩国男子冰球队走在尴尬十字路口

腾讯体育2月19日讯 一年前,韩国队首次亮相冬奥会男子冰球比赛。作为2018平昌冬奥会东道主,韩国队当时自动获得了冬奥会的参赛资格,但如果不是“被迫”获得参赛资格,这支队伍很可能无法进入冬奥会的比赛。然而一年后,这支球队却来到了十字路口,归化球员的离开和兵役问题,让韩国冰球队何去何从前景难料,是否被打回冬奥会前的原形成为韩国国内关注的焦点。

平昌周期韩国队世界排名飙升

据韩联社报道,尽管韩国队坐拥东道主之利,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冬奥会前的几年里,这支年轻的球队在韩裔美籍主教练白志善(Jim Paek)的带领下取得了长足进步。

在世界排名方面,韩国队从2013年的第23位跃升至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的第18位,冬奥会后升至第16位。2014年4月,韩国队在男子冰球世锦赛被降至甲级B组。三年后,在朴志善的带领下,韩国队首次获得了参加世锦赛精英组的机会。

尽管在平昌冬奥会上韩国队四战皆负,但他们并没有像一些悲观主义者预测的那样,每场比赛都输得一塌糊涂。

项目小众 人才储备不足

今年2月,白志善和他的团队发现,韩国队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在冬奥会结束后的日子里,球迷对韩国冰球未来的期待与憧憬,正逐渐被茫然无措所取代。在这个冰球仍是一项小众运动的国家,人才储备不足让韩国冰球的未来一片黯淡。

白志善确实有一些20岁出头的年轻球员,他们得到了一些成为主力的机会。两周前,为纪念2018年平昌冬奥会一周年,韩国举办了“遗产杯”(Legacy Cup)冰球邀请赛。在距离冰球世锦赛还有几个月的时候,“遗产杯”为这些选手们提供了一次展示机会。

2月7日,韩国1-5输给了哈萨克斯队。“他们必须继续提高,继续努力。”白志善这样评价他的年轻球员。“今年4月,我们将组织一次很好的训练营,来挑选最终参加世锦赛的球员,我们必须选择那些能从老将身上学到宝贵经验的年轻运动员。”

归化球员还存在变数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代表韩国队参加了2018年冬奥会的归化球员没有出现在“遗产杯”比赛中。出生于加拿大的迈克尔-斯威夫特和布莱恩-杨,以及出生于美国的迈克-特斯伍德都没有入选韩国队,有人说他们已经离开了韩国,回到了出生地。而来自加拿大的前锋拉东斯克则在冬奥会后正式退役。

只有守门员马特-道尔顿、后卫埃里克-里甘和亚历克斯-普兰特出现在了韩国队的阵容里,他们都出生在加拿大。也就是说冬奥会归化的7名男子冰球选手中,现在仅有3人还留在韩国队里。而那些未能入选的归化球员是否会参加世锦赛,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与此同时,韩国队参加遗产杯的主力阵容中,后卫郑贞贤、宋慧哲和崔金宇分别只有23岁、23岁和22岁,前锋李钟民和李钟铉只有22岁。门将方面,30岁的朴圣哲曾长期担任道尔顿的替补,去年已经退役,白志善起用了23岁的年轻守门员李妍成。

本土年轻队员表现很出色

在“遗产杯”上,上述年轻球员都有不错的表现,尤其是门将李妍成。他在对哈萨克斯坦的比赛中首次代表国家队出场,并在比赛中做出21次扑救。开场阶段,李妍成有些紧张。从第二开始,他的表现一落千丈,连丢三球,其中有两个本可以扑出。

道尔顿差点从替补席上跳起来,他戴着守门员面具观看了比赛,不时地从围栏上探出身来。但是,白志善却整整看了60分钟。

韩国队唯一的进球是由崔金宇打进的,他是韩国队在本次比赛中最年轻的队员。

后来,白志善表示,给年轻队员上场机会是他的团队“备战过程”的一部分。在不久的将来,韩国队需要一名替补门将来代替朴圣哲。如今,韩国队的一些关键球员已经接近或达到30名。

今年4月,道尔顿将年满33岁,他的主力位置将不得不在某个时候被取代,而韩国也不会永远向加拿大人或其他外国出生的守门员发放护照。

“我们必须给这些小家伙们一个机会。这就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必须培养韩国本土球员,必须给他们打球的机会,去积累经验,变得更好。”白志善说。

2月8日,在2-0战胜日本队的比赛中,道尔顿恢复了状态,全场扑出了对手26次射门。

赛前,道尔顿在接受韩联社采访时表示,目前的这支韩国队的阵容,让他想起了几年前白志善刚刚接手时的那支球队。当时,一些年轻的本土球员从加拿大和美国队的老将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们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但我们没有真正的教会他们打球。现在,很高兴这些人能够来到这里比赛。他们充满正能量,尽管打得比赛并不多。一旦他们开始获得经验,就会像我们以前一样,他们将开始扮演他们前辈们的角色。”道尔顿说。

服兵役充满不确定性

对于韩国队来说,问题不在于这些年轻运动员是否有能力,而是他们在服兵役的后的状态,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韩国兵役法规定,所有身体健全的韩国男子都必须在军中服役两年左右,具体时间取决于服役的部门。当然,获得奥运会奖牌或亚运会金牌的运动员除外。否则,他们必须像普通人一样服兵役,但可以通过加入韩国尚武队参加比赛。

此外,韩国尚武队的棒球队、足球队和篮球队与其他职业俱乐部或大学球队一起参与竞争,服完兵役的职业运动员通常会回到原来的职业俱乐部。但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后,尚武队决定停止接收新的冰球运动员,此前他们已经管理了一支球队6年。

尚武队曾是安重根和申东赫等韩国国家队主力的重要锻炼平台,这些人在25岁左右的黄金时期被允许在响应国家号召的同时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能。现年27岁和26岁的安重根和申东赫于今年1月退役,他们是最后两名在尚武队完成自己职业生涯的韩国冰球队队员。

作为最有进攻潜力的球员之一,20岁的李崇铉是2017年亚冬会上最年轻的韩国队员,和崔金宇、李钟民、郑俊贤和李妍成是同一批球员。对于这些队员来说,至少他们还很年轻,如果他们马上服兵役,在没有任何比赛机会的情况下完成两年的训练任务,他们在退伍后仍有机会重返冰球赛场。

但是,对于金元俊这样的老将来说就并非如此了。目前,他是韩国队最稳定的防守队员之一,今年4月,他将年满28岁。

在“遗产杯”比赛期间,安金辉和申东赫对韩国队的失败表示失望。“我们的年轻球员非常担心他们的未来,尚武队允许我们继续自己的冰球生涯,继续为国家队效力。但是,这种机会将会消失。”安金辉说。

申东赫说:“我还没有见过一名球员在离开赛场两年之后成功复出的例子,我认为,在国家队的表现肯定会受到影响,就像我们回到了过去(当时的球队没有那么好)。”

力争晋级北京冬奥会

韩国冰球协会会长郑梦原表示,他最担心的是青少年水平不高。韩国有很多年轻的冰球运动员,但是全国只有六支高中球队能容纳他们。

“我们确实需要增加更多的高中球队,但是学校不愿意组建冰球队。”郑梦原说。“白教练和我经常谈论,我们的冰球水平太低,缺少新鲜面孔。我们有六、七名新球员参加了比赛,希望教练能找到合适的球员组合。”

韩联社说,抛开悲观的前景暂且不谈,白志善和他的团队必须咬牙坚持下去。下一个任务是世锦赛甲级A组的比赛,定于4月29日至5月5日在哈萨克斯坦举行。

这是冰球世锦赛的第二高水平,韩国必须在六个国家中进入前两名,才能在2020年重返精英组。白俄罗斯(世界排名第14)、斯洛文尼亚(第15)、哈萨克斯坦(第18)、匈牙利(第20)和立陶宛(第25)是其他六个参赛国家。在世界排名方面,韩国排名第16,在六支球队排名第三。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必须努力回到世锦赛顶级组。再过几年,我们将争取获得2022年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我们必须全力以赴,马上开始工作。”安金辉说。

去年6月,白志善和韩国队续约三年,他说他正在为长期合同做准备。“郑梦原会长希望可持续发展。如果我们继续发展壮大,那么可持续发展将成为现实。我们如何继续前进?(在世界锦标赛中)很难保持在最高级别。每个人都必须参与进来,实现郑会长的愿景,并为此感到兴奋。”(黄凯)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