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花滑名将因教练调侃屁股太大而抑郁 梦想参加北京冬奥

2019-02-25 09:49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腾讯体育2月25日讯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花样滑冰选手格雷西-戈尔德曾经身患抑郁症,并导致了饮食不调造成体重飙升。近日,戈尔德透露,她的饮食失调是在一位教练说她的“屁股太大”后开始的。她承认,自己一周只靠喝咖啡和吃苹果维持生命,然后在周末狂吃披萨。

教练一句戏言让戈尔德饮食失调

戈尔德说,十几岁的时候,一位教练随意评论她屁股太大后,她开始出现饮食不调。近日,在一档名为《今日秀》的(Today show)节目中,这位23岁的运动员接受了主持人采访时回忆到:“教练说,看看你的屁股(有多大)。然后从那天起我开始计算卡路里,接下来它就变成了一个尽可能少吃的减肥游戏。你能摄入多低的卡路里就摄入多少,然后它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于是,戈尔德开始了一个危险循环:暴饮暴食、限制饮食,周末尽情狂欢,到了工作日就开始挨饿。

“没人需要一次吃两个披萨,对吧?”戈尔德说。“来吧,格蕾西,这太奇怪了。但接下来的一周,我希望你能喝三杯咖啡,吃两个苹果。”

戈尔德说,在花样滑冰文化中,节食“不是唯一的事情”。我会给别人发短信,比如‘我吃了个西红柿’,他们会说,‘哇,太棒了。’”我有一罐土豆。”她回忆道:“然后情况变得越来越极端,直到变得无法忍受。”

当戈尔德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她被称为花样滑冰的“黄金女孩”。她帮助美国队获得了一枚铜牌,并在女单比赛中获得第四名。

戈尔德表示,对她来说,那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时刻,但她也承认,由于内心的恶魔,她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像个骗子。

她说:“我是‘美国甜心’或‘黄金女孩’,我害怕面对现实,其实我不像媒体看到的那样完美。”

在2016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之后,戈尔德本来是想带着金牌回家的,结果却只拿到了第四名。

与疾病抗争甚至有些讨厌自己

“这就是一切,这是我无法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原因之一,因为我无法获得世界冠军。”戈尔德说。

现在回想起来,戈尔德真希望能够远离滑冰,但是,她搬到了密歇根州的底特律继续训练,尽管她几乎下不了床。

上个月出版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次采访中,戈尔德透露,在与抑郁症抗争的关键时期,她“有好几个月都想自杀”,她把家里的每一面镜子都遮住,因为“她无法忍受看到自己”。

在接受《今日秀》(Today show)采访时,戈尔德解释了她用纸遮住家里的镜子原因。

她说:“那时候,我就连看到自己或自己的身体都觉得恶心。所以我满脑子都在想‘哦,好吧,别看你自己。’”

2017年,当戈尔德出现在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的美国代表队夏令营时,她体重增加了50磅,身材走样,而且极度抑郁。

《纽约时报》报道称,戈尔德平淡无奇的表现是如此失宠,以至于听到一些裁判在发表评论后失声痛哭。

戈尔德说:“我记得当时的感觉是,他们不需要我在那里滑冰,因为我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我是有毒的。他们看到我有多糟糕,然后可以把我踢出队,然后我继续我的悲惨生活。

接受治疗错过平昌冬奥会

戈尔德承认:“我当时并没有自杀倾向,但我确实觉得自己活不长了。说实话,我可能会一直活到钱花光为止。”

训练营的工作人员说服她去寻求治疗,她花在花样滑冰上的钱,用来治疗饮食失调。

谈到康复时,戈尔德说:“我太需要远离滑冰一段时间。我滑冰太久了,但这不是滑冰的错。它没有毁了我的生活,是我的行为毁了自己的生活。

在接受治疗期间,戈尔德退出了2018年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这让她失去了代表美国队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机会。

重新复出希望北京冬奥会夺牌

去年春天,戈尔德搬到费城,与她的新教练文森特-雷斯特普鲁特一起工作,10个月前,戈尔德再次开始训练。

尽管她已经准备好重返冰场,但她强调,自己并没有突然痊愈。“我的意思是,我仍然在和这些感觉作斗争。未来只想拥有更多的好日子,不想让生活太糟糕。”

去年11月,在莫斯科大奖赛上,戈尔德复出在短节目中获得第10名。或许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两周前,戈尔德退出了在底特律举行的美国花滑锦标赛。

谈到自己的复出,戈尔德说,2022年北京冬奥会将是她的终极梦想。“如果我能赢得一枚世界奖牌……对我来说,赢得一枚世界奖牌几乎比参加冬奥会更重要。

谈到自己喜欢的运动,她说:“实际上,我(现在)可以自由地到外面去,做一些事情让一切重回正轨。

戈尔德上个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谈到了她与抑郁症和饮食失调的斗争。回忆起2017年躲在密歇根州底特律时的沮丧心情,她想象着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房东来收她的房租,才有人发现她的尸体。

这位花滑运动员集中精力刷牙或梳头,有时她会睡上24个小时。她经常关灯,一个月的电费不到20美元。

回想那时的生活,她表示:“如果我继续按照底特律那样的生活方式,我可能早就死了。”

这位花样滑冰明星承认,直到她亲身经历过,她才明白精神疾病的严重性。她说:“现在我听到有人说,‘我很沮丧’,我就会想,‘挺过去吧。’”(黄凯)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