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20年前短道世锦赛 小杨阳拿到个人冠军 生涯才圆满

2019-03-05 09:14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穿着批发的领奖服拿冠军 小杨阳:1999年世锦赛很有意思

3月8日至10日,2019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将在东欧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举行。而20年前同样在索菲亚举办的短道世锦赛,是众多冰迷回忆中最美好的一届!当时,大杨扬、小杨阳、王春露、孙丹丹4朵金花领衔的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冬日中怒放,创造了最辉煌的6金包揽纪录,联手打下称霸世界的江山。

回忆起20年前的索菲亚一战,4朵金花之一的小杨阳还是记忆犹新。“我们应该是当时中国短道速滑队历史上的最强一届。(包揽六金)其意义在于,让我们那批运动员实力境界进一步升华,为盐湖城冬奥会实现零的突破埋下了伏笔。”

1999年拿到个人冠军 小杨阳生涯才圆满

在世锦赛包揽6金,是中国短道队憋屈了一年的“报复性行为”。

1998年长野冬奥会,中国短道女队背负了太多的遗憾。王春露500米摔倒,大杨扬1000米冲过终点但被判犯规,最终以小杨阳收获银牌告终。“打完长野冬奥会后,我当时想的是,穿上冰刀鞋再上去比一下,我们肯定是冠军。但是体育的残酷就在于此,没有机会让你重来,你必须还要等4年。”小杨阳记得长野奥运村有一条小路,灯坏了,自己的心情也如同那条漆黑的小路一样……

不过,长野冲金失利之时,也正是大杨扬和小杨阳立志“雪耻”的日子。“98年留下了那么多遗憾,那个赛季结束之后,我和大杨扬的战斗友谊进一步加深,觉得必须横下一条心默契配合,才有可能实现突破。作为我来讲,也增强了个人能力,在98-99赛季进入各分站赛决赛的次数明显增多,有太多的机会和大杨扬配合。”

此前,小杨阳在世锦赛的个人最好战绩是1997年的铜牌。虽然她有一个世界冠军头衔,但是在1998年世锦赛接力赛中获得的,在个人项目她仍然没有问鼎过冠军,这成了小杨阳心头之痛。

1999年保加利亚世锦赛,第一天第一项就是1500米,小杨阳抓住了一次宝贵的机会成就了个人荣誉的突破。“很幸运,也很意外,我的第一个个人世界大赛冠军,竟然是来自1500米项目!其实我是以500米短距离见长的。“小杨阳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是如何超越的。“比赛最后时刻,我记得大杨在外道试图超越一个韩国姓金的队员,金为了封堵路线,就把领滑路线带得很往外。我当时是在第三位,看准了时机就超越了过去,最后大杨也超了姓金的选手,我俩就第一、第二到达了终点。”

练习短道速滑17年,终于有了第一个世界大赛个人项目的冠军,小杨阳特别高兴。在短道这样一个意外频繁发生,既看实力又看运气的项目中,自己总算是无悔于运动生涯。“记得那天晚饭,我和澳大利亚队的教练张媛媛(华裔)一起吃,话就像说不完一样,一直在唠,回忆起自己练短道多年的不易。”

有了小杨阳的这块金牌,中国短道女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势如破竹连斩5金,包揽了全部6块女子金牌。男队同样士气大振,李佳军夺得男子500米、3000米两枚单项金牌,而他另外获得的个人全能冠军以及与队友合作摘下的5000米接力冠军,也造就了中国男队历史性突破。

意外风波!大杨扬的“熊猫眼”成国际焦点

回首当年往事,小杨阳还笑了笑说:“再告诉你个特有意思的事儿,跟大杨扬有关,她1999年世锦赛可有意思了。”

就是在女子1500米比赛结束后的间隙,大杨扬和日本队的领队打招呼。也不知道怎么阴错阳差,大杨扬回头后一不留神,脸就直接撞上了一根大柱子!

没想到,这个意外竟然成为了那届世锦赛的众人议论的话题,甚至演绎了一段哭笑不得的“国际风波”。

大杨扬遭到了这个尴尬后,正好辛庆山教练召集所有队员一起开会。当时,几个队员的关注焦点都在大杨扬的眼睛上。“哎呀,鼓起来了。”有队员喊。辛庆山指导发现自己讲话的时候,弟子在下面叽叽喳喳议论,脾气不好地吼了一句:“能不能开会,不开出去!”大杨扬吓得不敢再用冰块敷眼睛。第二天一早上醒来,大杨扬的眼圈就全黑了。“我记得当时,大杨扬那眼睛还挺恐怖的。”小杨阳说。

当时在国际比赛中,大杨扬是各国公认的“常胜将军”,盛名在外。看到大杨扬这幅样子,很多外国队伍的教练就开始悄悄议论。在他们印象中,总觉得亚洲教练特别严厉,会动手殴打女弟子。赶巧头一天大杨扬没有拿到1500米金牌,冠军被小杨阳夺走了。很多外国人都追着大杨扬问:“是不是没有获得冠军,教练打你了?”搞得大杨扬莫名其妙,还得一个一个去跟别人解释:“我教练真的没有打我,是我自己撞的。”

好在,这个带有偏见的“新闻”,没有进一步发酵,也没有影响短道速滑队的发挥。

现在,小杨阳手机中还有当时四朵金花领奖时的合影。“大杨扬当时是短发造型,正好可以把一部分头帘挡着眼睛。她当时比赛时戴着眼镜,愣是靠一只眼睛斩获5枚金牌。”

包揽6金的领奖服50元一套 批发市场买的

在小杨阳看来,队伍管吃管住,每个月还有训练费拿就已经很开心了,只需要一门心思想着为国征战滑出成绩。小杨阳回忆到:“不过训练压力还是有的,有时候练不好,教练会吓唬我们说,这个月训练费没了啊。其实最后都给了,从来没有克扣过。”

在1999年,体育产业在中国还没有发展起来,运动员们对赞助商、广告代言、经纪人这些商业方面的事也不了解,队里上下都十分节俭,“我们大部分日常穿的衣服,都特别经济、实惠,基本上都是去首都体育馆后面的天城批发市场买。T恤都是10块一件。”小杨阳回忆。“最有意思的是,1999年世锦赛我们上台领奖,穿的都是50块一套的领奖服,是当时领队在批发市场批发的。”

大杨扬也在一些场合说起这个回忆。据她说,第一次穿着那套领奖服压腿时,结果裆开了。有些国家队,看到短道队穿这款衣服,都以为这个短道王者之师是来自于某个县体校。

可是,那又怎样?经费紧张,穿着10块钱的T恤,50块的领奖服,照样可以在国际赛场上争金夺银啊!“我觉得那一年,男队女队集体爆发,每个人都有单项冠军,接力也夺金。正是从1999年开始,中国短道队才真正具备了绝对实力,就是我们都有可能夺冠军,这个人不行还有那个人。为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夺金埋下了伏笔。”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