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夺得8枚世锦赛单人金牌 日本花滑为何能够闪耀世界的?

2019-03-14 09:48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3月18日,2019年花滑世锦赛将要在日本展开激烈角逐,而上一次在日本举办的花滑世锦赛是在2014年,那一年浅田真央、羽生结弦分别拿下了女单和男单的金牌,町田树也夺得了一枚银牌,如此优异的成绩也为日本花滑团队增添了浓厚的一笔。

如今浅田真央和町田树都已经退役,但并不意味着今年的花滑世锦赛日本就缺少了强有力的金牌争夺者。

日本花滑群星闪耀

女单方面,16岁的纪平梨花在本赛季一骑绝尘,在花滑大奖赛总决赛中她以近乎完美的表现击败了平昌冬奥会冠军扎基托娃获得了金牌。而她的两个队友坂本花织和宫原知子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坂本花织曾获得过2018年四大洲赛的冠军,而宫原知子也拥有两枚世界大赛的奖牌。

男单方面,两届冬奥会冠军羽生结弦将重回赛场,向他的第三枚花滑世锦赛金牌发起冲击。虽然去年11月,他因右脚踝受伤进行休养,错过了花滑大奖赛总决赛。但据他的教练奥瑟透露,现在他的伤已经无碍,他的目标就是重回巅峰。

而羽生最大的对手来自于他的同胞宇野昌磨,在2018年冬奥会上他紧随其后获得银牌,并在2019年四大洲赛上获得了金牌,刷新了自由滑的世界纪录。而他的另一个对手就是刚刚获得第三个全美冠军的选手陈巍。

在过去的12年里,日本在世界锦标赛上共获得了24枚奖牌,其中包括8枚花滑单人金牌。如此耀眼的成绩,让人忍不住想深究:“一个滑冰场数量有限的小国是如何建立起如此强悍的花滑队伍的?”

从新手训练营就开始比拼 生活“态度”也是评估标准

而对于这个问题,一位来自日本滑冰协会的官员给出了她的答案:“首先,我想强调的是这些荣誉并不都来自于一直给运动员训练的教练们。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花滑夏令营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她以每年夏天在日本长野野边山度假村的新手训练营为例解释了这一想法。

1992年夏天,日本长野被选为1998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地。

而在1992年的冬奥会上,日本花滑选手伊藤绿成为亚洲第一位花滑奥运奖牌的获得者。这个时候,日本滑冰协会的官员们突然意识到他们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团队,让这些有天赋的运动员可以更好的发挥自己的才能,所以这个训练营便有了雏形。

训练营最初的目的是为长野冬奥会培养后备的花样运动员。在第一年,训练营就招收了荒川静香这样有潜力的选手。虽然在长野冬奥会上她并没有取得好成绩,但是在8年后的都灵冬奥会上,她拿下了金牌,成为了亚洲第一个获得奥运冠军的花滑选手。

了解越深,疑惑越大,又一个问题出现在了面前:“当孩子们进入训练营后他们都做了什么?这些孩子又是怎么挑选出来的呢?”

日本滑冰协会的官员表示:“这些选手每年都需要由当地的协会先进行挑选,对于他们来说比赛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虽然训练营只有四天的时间,但是显然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每个年轻的滑冰运动员都想要参加夏令营,进入营地是他们每个人的目标,所以他们只有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才有可能在当地的选拔中脱颖而出。

当这些年龄在9-12岁的小运动员们来到野边山时,他们不仅能得到关于滑冰能力的评估,还有关于跳跃、基本体能、甚至是日常生活“态度”等各方面的评估。

日本滑冰协会的官员认为态度对于运动员来说非常重要,很多年轻人因为松懈而失去了继续练习的机会。

训练营成为检验实力的标准 一旦后退立马有人补上

不仅如此,在夏令营中这些孩子们也可以接触到世界一流的选手。

训练营会邀请像斯蒂凡-兰比尔、杰弗里-布特、阿戈斯托这样的世界冠军进行指导,还会聘请专业的探戈舞者和芭蕾舞演员向他们展示高质量的表演。

这个营地聚集了日本各地的花滑人才,当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他人的表演,很快就可以意识到自己处于什么水平。这让小选手们充满了动力,想要在明年再次来到这里检验自己的水平,这也促使他们不断的提升自己,从而造就了很多强大的花滑运动员。

日本所有的顶级花滑运动员,基本都参加过这些训练营。浅田真央就曾在夏令营中进行过训练。据日本滑冰协会的训练师回忆,她的身体能力非常出众,跳跃也比其他人好很多。

日本新生代选手纪平梨花,在第一次来夏令营时,她的技能与本田真凛和樋口新叶相比并不是很突出,但是等第二年再回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变得更强壮,动作也更优雅,跳跃也好了很多。

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在每年的青少年大奖赛上,如果选手的成绩低于第四名,那么就无法参加本赛季大奖赛的第二站,名额是流动的,后面永远有人在赶超,选手们只有不断的努力努力再努力,突破突破再突破,才能有机会去参加国际大赛。

虽然让年幼的孩子过早的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听起来有点残忍,但正是这样才培养出了世界顶级运动员。(鲸鱼)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