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初级市场 虚假繁荣or哭穷卖惨?(2)

2019-04-02 10:06 中国经济周刊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雪场盈利难是卖惨还是真穷?滑雪人数每年长利润为何上不去

与万龙这类规模极大的旅游目的地型雪场相比,位于北京城郊的学习型雪场的盈利情况则乐观些。刘英凯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自石京龙2016年被万科集团入股以来,每个雪季收入几千万元,利润有几百万元,利润率10%左右,“滑雪场一次性投入巨大,特别是开业后的前几年,想要盈利要靠持续运营,整体而言只能算是微利型行业。”

据刘英凯介绍,万科收购石京龙的本意是希望进入“雪圈儿”,此时滑雪场的意义不仅在于门票、教学、餐饮等收入带来的利润,并且还是不错的“流量入口”,一旦掌握了一定规模的滑雪爱好者的消费行为记录和其他行为数据,便是掌握了无形的价值资产。

国内大型滑雪场的主要运营模式其实是“地产+滑雪场”模式,即旅游地产的方式。张岩告诉记者:“开发商将滑雪场及周边地块买下,然后建设滑雪场,购买缆车、拖牵等提升设备,待滑雪场吸引了一定的人流后,周边地价上涨,开发商在周边开发住宅或商业办公项目,最终靠地价的上扬获得收益。”张岩说,崇礼区富龙四季小镇便是典型案例,其地块覆盖的范围内有滑雪场,商业地产及住宅项目,前期投入规模巨大。

“从类型上看,并非所有滑雪场都难以盈利。京郊的军都山、南山等滑雪场很早就实现盈利并收回投资成本了,否则不会一直坚持到现在。”伍斌告诉记者,按类型区分,如万龙、太舞、云顶等旅游目的地型的滑雪场要想盈利的确不易,但城郊学习型滑雪场规模不大,造雪和提升设备上的投入较小,盈利并不困难。他对滑雪场属于微利行业的说法持保留态度,“也许他们是为了向政府要政策,或者向市场制造一种赔钱的假象,不排除卖惨和哭穷的可能。”伍斌说。

困住雪场盈利的两大难题

与盈利能力直接相关的是雪场的四季运营问题。以我国雪季最长的东北地区为例,即便每年雪季长达近150天,仍有近60%的时间无雪可滑,这就要求雪场具备夏季运营的能力。

国际著名雪乡,如瑞士达沃斯等,不乏夏季运营出色的雪场在春夏秋三季的游客数量并不低于冬季。通常,雪场夏季经营项目也在山坡和地势落差上做文章,开展山地自行车、定向越野、野营和户外拓展运动等户外项目。

产业协同则是另一个与盈利能力相关联的要点,滑雪场作为旅游目的地,与之相关的行业不只有雪道和抬升设备,餐饮、酒店和温泉等娱乐设施也包括在雪场的整体服务设施中。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院长易剑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7年他曾前往2020年世界冬青奥会举办地维拉尔小镇参观,只有几万人口的维拉尔小镇所有产业几乎都与滑雪结合在一起。但该小镇并未出现一家财团将滑雪场及周边地块全包的情况,酒店、缆车运营商及滑雪场分属不同的老板,配套设施运营者持有雪场的股份。雪季结束后,击剑、马术、山地自行车和野外训练等夏季项目在滑雪场内继续开展,同样吸引了大批青少年前来参加,因此夏季运营的游客人数丝毫不比雪季少。

易剑东不禁感叹:“以打造‘冰雪之都’为目标的崇礼要想追上世界知名雪乡,要花五十年以上的时间。”

京冀两地雪场的夏季运营目前仍属于探索阶段,如石京龙滑雪场在夏季有野营和露天烧烤等项目,2018年夏天正逢男足世界杯,雪场还组织了户外烧烤观看比赛等项目,但刘英凯表示,夏季运营的收入与冬季相比微不足道,与在人员和其他方面投入的成本相比根本无法持平。

魔法滑雪学院接手温泉冰雪体育公园后也提出了夏季运营的计划,该公园夏季常设项目有马术、户外野营、击剑等,但张岩表示夏季究竟能吸引多少人来滑雪场而不是专门的马术场或野营场地游玩,谁也说不好。

但魔法滑雪学院这类第三方独立培训机构得益于其轻资产的运营模式,可在夏天进行流动作业,不必死守一块场地。张岩说:“魔法滑雪学院不只有滑雪一个项目,到了夏季我们可以与其他自然条件的场地方合作,开展帆船、潜水等夏季项目,学院的滑雪教练经过培训到了夏季可变身为帆船或潜水教练,就避免员工只做一季‘临时工’的命运。”

产业协同在我国雪场也正处于探索阶段。整体而言,旅游目的地型的大型滑雪场在产业协同方面走得较为靠前,至少硬件基础并非为零;城郊学习型滑雪场的地位则较为尴尬,其距离与市中心较近,游客没必要去滑雪场玩除滑雪外的其他旅游度假项目。石京龙滑雪场所在的延庆区旅游资源丰富,雪场方面希望加强与其他景点的联动,但收效不佳。“目前我们在做的有与八达岭长城及龙庆峡景区出售联票等内容,但还停留在比较肤浅的弱联系阶段。”刘英凯说。

伍斌则对记者表示,四季运营和产业协同并不是考察雪场运营情况好坏的唯一指标,这二者做得不够好的雪场并非不能盈利。他建议,“山地资源够好或周边资源够丰富的雪场积极开展四季运营和产业协同,若资源禀赋不够好,不必强求。”

伍斌介绍,以山地自行车为例,非常适合雪场利用先天地势落差和山坡来开展,但山地自行车当下的普及程度相当于滑雪运动在十年前的状况,若前期投入过大,没有足够的游客买单,则得不偿失。

“据我所知,京郊的南山滑雪场也搞过夏季项目,但后来取消了。因为老板算明白账了,既然一个雪季能实现较为可观的收入,何必到夏天再做一笔赔本买卖呢?”伍斌说,以法国为例,几家有名的大规模雪场到了夏天一律关门,因为在雪季中就已经把一年的钱挣出来了。(记者 银昕)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