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运动员美丽外表下充满着血与泪

2019-04-03 09:15 腾讯体育

打印 放大 缩小

熟悉花样滑冰的观众都不会忘记2006年都灵冬奥会双人滑赛场那悲壮的一幕,中国选手张丹在试图完成高难度的沙霍夫四周抛跳时,重重地从空中摔倒在冰面上,膝关节严重受伤,在比赛中断几分钟后,她重新上场,出色地完成接下来的节目,和张昊一起拿到了银牌。

看上去美美的花滑,却充满着各种伤痛,隋文静已经三次手术,羽生结弦两次右脚踝受伤,赵宏博在都灵冬奥会前脚踝受伤,申雪在2003年世锦赛脚部扭伤,打着麻药上场,拿到了金牌。普鲁申科、宇野昌磨、川口优子……太多的名将受到伤病的困扰,他们在挑战难度和极限的过程中,也付出了伤病、血和泪的代价。

高难度带来的代价 伤病成家常便饭

普通观众欣赏花样滑冰时,一般都被他们快速的滑行、精致的服装、优美的舞姿、目不暇接的旋转和帅气的跳跃所折服,这是一项兼具美感、动感和力量、速度的竞技运动。以目前规则下的男子单人自由滑为例,每名选手在4分钟内必须完成七个跳跃,其中包括三个连跳,另外还必须做三个旋转和两套接续步。此外还要有步法衔接、与音乐相契合的舞蹈、其他展示个人风格的难度动作。

所有的这些动作都必须在冰面上完成,一个动作重心没掌握好,就有可能摔倒在冰面上。而且所有的动作都要与节目音乐的节奏合拍,要恰如其分地表达音乐主题。如果没有很强的运动能力,就不可能在4分钟内在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的同时,再兼顾着对节目情感的表达、与音乐的完美契合。

对于每一名花滑选手来说,最难的是要兼顾力量和身体的柔韧性,要完成高难度的四周跳,就要有很强的力量,但要做好舞蹈动作和高难度姿势的旋转,就要有很好的柔韧性,这两者某种程度上是相互矛盾的。

一个完美的四周跳需要跳出离冰面大约0.5米的高度,并在滞空的时候有效地控制身体旋转出最大速度:尽可能地夹紧双臂,收紧身体。落地时需要承受相当于约自身体重5倍的冲击力。因为极其苛刻的技术要求,即使是最顶尖的滑冰选手成功率也不到66%。而一个不完美的四周跳着地会造成脚踝挫伤、粉碎性骨折和肩膀脱臼等对于选手来说致命的伤病。

日本花滑名将羽生结弦就是一个兼具力量和柔韧性的选手,他曾先后完成过四种高难度的四周跳,同时还能做只有女选手才能做完成的贝尔曼旋转、鲍步下腰等动作。所以无论从难度、观感、艺术性各个方面来衡量,羽生结弦都是花滑领域里的顶尖选手。

但在取得巨大成功的背后,却是更多伤病的代价,2014年他做了脐尿管手术,2017年末他的右脚踝受伤,不得不放弃了大奖赛总决赛、四大洲锦标赛,在三个月后“空降”平昌冬奥会,并一举拿下金牌。2018年底他右脚踝再次受伤,放弃了大奖赛总决赛和全日锦标赛,三个月后在世锦赛复出,拿下银牌。

像这样的故事在花滑赛场还有很多,中国双人滑名将隋文静也多次受到伤病的困扰,2013年她患了骨垢炎,无法下地走路,为了争夺冬奥会的名额,她不得不在腿没好利索时就恢复训练,2013年世锦赛她在节目结束后已经无法站立,几次摔倒在冰面上,那一刻很多冰迷都哭了。

2016年隋文静/韩聪为了与加拿大、俄罗斯选手竞争,开始上沙霍夫四周抛跳。而抛四周落冰时,女伴要承受比单人滑四周跳更大的冲击力,在拼了一个赛季后,隋文静右脚踝受伤,不得不接受了手术。平昌冬奥会隋文静脚伤复发,是打着麻药拼下来的,赛后她不得不再次接受手术,放弃了世锦赛。

中国双人滑名将申雪在2003年世锦赛赛前训练时右脚扭伤,她打着麻药坚持上场,滑出了经典的《图兰朵》,并一举拿下冠军。2006年都灵冬奥会前赵宏博脚踝受伤,手术后不久,他冒着再次受伤的风险,在奥运会前恢复了训练,并和申雪合作拿到一枚铜牌。

俄罗斯双人滑名将川口优子在2015年中国杯大奖赛上令人吃惊地完成了两种抛四周跳,那时她已经34岁了。然而她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几个月后肌腱断裂,不得不退役。

难度与艺术性的两难选择

花滑是一项极富美感的运动,但同时他也是一项竞技运动。普鲁申科、金妍儿、浅田真央、羽生结弦……这些光辉的名字背后代表着花样滑冰的顶尖难度,他们的技术动作不仅是“教科书”,节目编排也很能引起冰迷们的共鸣,带动全场的气氛。

在平昌奥运周期,男子单人滑四周跳发展到极致,美国新秀陈巍在平昌冬奥会和随后的世锦赛自由滑比赛中都完成了六个四周跳,金博洋、羽生结弦、宇里昌磨、周知方能够在一套节目完成四个四周跳。

为了平衡技术性和艺术性,让选手不再一味追求难度,国际滑联在本赛季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四周跳的规则:男单自由滑缩短半分钟、减少一个跳跃、四周跳难度分值降低、只有一种四周跳可以做两次……规则出台后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本赛季四周跳明显减少,金博洋的自由滑减去了一个沙霍夫四周跳。

双人滑的抛四周跳的难度分值也下调了,上赛季还在做抛四的法国名将詹姆斯/奇里佩斯本赛季放弃了这个高难度动作。如今的双人滑赛场,几名顶尖组合的难度基本上都一样,最终比拼的就是完成质量和节目内容分。

但裁判的评分或多或少都掺杂着主观因素,是否公平也引发过不小的争议。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决赛,尽管加拿大组合杰米·塞尔和大卫·佩勒蒂尔表现完美,却依然不敌技术动作出现明显失误的俄罗斯组合伊琳娜·别列日娜娅和安顿·西哈鲁利泽然,现场顿时嘘声四起,愤怒的加拿大代表团提出抗议,指责裁判的执法不公,虽然最后补发了金牌,取消了涉事裁判的资格,但类似这样的“不公”却依然存在。2019年花滑世锦赛中俄罗斯组合塔拉索娃/莫洛佐夫在做连跳时,男伴手落冰时扶冰,按照规则应该GOE减1的处罚,但也有裁判竟然给出GOE加2的奖励。

本赛季国际滑联采用新的打分手册,将±3的GOE范围扩大至±5,将7个档次细化为11个档次,面对越来越严苛的评分标准和对手之间的你追我赶,花滑运动员必须努力训练提升自己的稳定性,力争干净利落的完成比赛,以取得优异的成绩。而未来花滑规则指向何方,目前来看还不明朗,只能祝福每一位选手保重身体,不再受到伤病困扰,延长自己的运动寿命。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