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冰世锦赛 首钢园迎国际大赛首考

2019-04-06 10:24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今日13时甲级B组首战,中国女子冰球队对阵拉脱维亚队 女冰世锦赛 首钢园迎国际大赛首考

4月6日13时,中国女子冰球队将在首钢园冰球馆迎战拉脱维亚队,这是她们在世锦赛甲级B组的首场比赛。女冰世锦赛是首钢园落成后迎来的首个国际A级赛事。经过两年的改造,首钢园已拥有“四块冰”,成为北京新的冰上中心。

比赛

中国女冰有机会升入A组

冰球世锦赛是国际冰球联合会的年度赛事,按水平划分为几个组别,顶级组为最高水平,基本也是每届冬奥会的参赛阵容。顶级组之下,又分为甲级A组、甲级B组、乙级A组、乙级B组等组别。

中国女子冰球队现世界排名第20位,位于甲级B组。去年在意大利进行的甲级B组比赛中,中国队排名第5。

本届世锦赛,中国队同组对手有韩国、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荷兰和波兰队。大循环比赛后,冠军将升入甲级A组。对已经直通北京冬奥会的中国队来说,世锦赛是难得的练兵良机。4月3日,中国队与波兰队在首钢园冰球馆进行了一场热身赛,并以1比0小胜对手。这是中国女冰集中后的第一场比赛,姑娘们自评发挥一般,在默契和配合上还有提升空间。

30岁的于柏巍是队中最年长的球员,也是女冰的老队长。在她看来,中国队有机会进入A组,“这个组的几支队伍水平相差不大,谁升组都有机会,关键就看细节处理上谁做得比较好。”

如今这支国家队球员来自北京、哈尔滨以及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队3家俱乐部。跟以往相比,国家队在组建方式上有很大不同,不再是长时间集训,而是让球员分散在各个俱乐部打职业联赛,赛前一个月才集中,球员对这样的方式感觉很新鲜。“大家都挺新鲜的,不像之前常年在一起训练,会出现一些厌训练、厌冰的感觉。”于柏巍说。

谈到比赛目标,刚刚接手中国队的主教练科利尔·雅各布不愿过多预测,“我不会先去想结果,把每一场比赛打好了,自然会有好的结果。”之前被问到哪支队伍最有机会升组时,雅各布的答案是韩国或哈萨克斯坦队。

场地

冰球馆设施堪比NHL级别

走进首钢小西门,左边是北京冬奥组委办公地,再往里走便是新落成的首钢园,俗称“四块冰”,也是北京新的冰上中心。

去年下半年开始,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和冰壶队相继来此集训。今年年初,冰球馆最后一个落成,女冰世锦赛是这片场地迎来的首个国际A级赛事。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陈杰称,尽管冰球馆硬件完全符合国际冰联的要求,但还需要在赛事实际运行后,才能得到检验及发现问题。

冰球馆是由原首钢运煤车站调度室厂房改扩建而来,也是首钢四个冰场中唯一带有观众席的场馆,可容纳2500-4500名观众。本次世锦赛前,这里先后承办过中芬运动年开幕式,以及两场KHL比赛,场馆经受了一定检验。

据首钢园运动中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晓民介绍,冰球馆的规划设计由美国公司操刀,完全具备承办国际赛事的条件。北京冬奥会期间,这里将是冰球项目的训练馆。

在冰球馆转一圈,你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是首钢的旧厂房,这里拥有医疗室、更衣室、陆上训练房、媒体工作间,甚至还有水疗间,这是国内冰球馆中极为少见的,堪称NHL级别的配备。在这里打完第一场热身赛后,女冰队长于柏巍笑着说:“各方面都很好,感觉就像回家了。”

进入冰球馆,场地上方是巨大的显示屏,观众无论在哪个角度都能有很好的观赛体验。显示屏周边则是复杂的灯光设备,212套灯组的13种不同模式可根据不同的比赛(活动)项目,改变转播环境的亮度和颜色。此前中芬运动年开幕式,这里的灯光设备曾小试身手。

“我们的目标和方向是打造一座专业级、赛事级、国际级、奥运级的冰球馆。”郭晓民称,与五棵松体育馆一样,首钢园冰场也能快速切换为篮球场,并可承接大型文化演出活动。

行业

前首钢员工转型爱上冰雪

4月3日,中国队和波兰队在首钢园冰球馆进行了一场热身赛。为了这场比赛,浇冰师白滨和师傅田德彬前前后后忙活了4个多小时。

一场冰球比赛,白滨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赛前浇冰一次,比赛期间浇冰两次,赛后还得维护冰场。“冰面刮出痕迹来了,得修平、重新补水,弄完后跟新的一样。”他说。

这些工作,白滨如今做起来已非常熟练。两年前,白滨还是首钢集团的一名老职工,他说这辈子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跟冰雪行业打交道。

北京冬奥会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白滨就是其中一个。

随着近些年首钢集团的疏解,白滨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转型。两年前,首钢园开始改建,四块冰场急需一批专业工作人员。看到公司培训通知后,白滨主动报了名。

“我挺喜欢这个行业的,国家现在很重视冰雪行业。对我们这些转型职工来讲,也是一次再择业的机会。”尽管跨度有点大,但白滨说干一行爱一行,现在很喜欢这份工作。

2017年6月,白滨跟5名同事去首都体育馆参加培训,用3个月时间专门学习开冰车。“第一次开挺难的。”在首体的3个月,白滨每天只有一次上冰开车的机会,“后来开的次数多了,各项技术也都能掌握好了。其实跟开车差不多,也是熟练工种。”

去年夏天,白滨回到首钢园,跟着从首体过来的老师傅继续学习,“这些师傅都是首体来的,有的干了20年,有的干了30年,像带我的田德彬师傅已经干了40年,经验很丰富。在他们的带领下,我们进步很大。”

每次浇完冰,白滨都会和师傅站在场边仔细观察冰面,看有没有问题。除了马上进行的女冰世锦赛,首钢园还将承办全国短道速滑精英赛、花滑全国俱乐部比赛以及冰壶世界杯总决赛,“现在比赛很多,对我们也是个锻炼。”

除了浇冰,白滨还在冰壶馆跟着外国制冰师学习制冰,“冰壶对冰面要求非常高,我们国家现在从事冰壶制冰的人特别少,我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孙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