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HL联赛“死”后中国职业女冰何去何从 冬奥梦如何实现

2019-04-09 10:03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联赛停摆参赛资格成泡影 提高中国女子冰球水平仅靠砸钱不够

清明小长假,位于北京西郊首钢园区的首钢冰球馆异常热闹,正在这里举行的2019年国际冰联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的比赛吸引了大批观众,其中有不少孩子。在北京这座全国青少年冰球运动发展最好的城市,冰球小将们也是难得的近距离观看高水平冰球赛事。

主场作战的中国女子冰球队截至目前两战连捷,没有辜负观众的期望。但对于中国女子冰球来说,要想争取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得一枚奖牌,显然不能满足于参加世锦赛甲级B组这个档次的比赛(甲级B组在国际女子冰球赛事体系里属于第三档次)。为此,中国女子冰球在过去两年采取了一些措施提高自身水平,包括投入了较大人力物力参加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但这个联赛却在10天前突然宣布停摆。

CWHL之“死”

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英文简称CWHL)官方在3月31日发布公告,宣布联赛因经营困难将从5月1日开始停止运作,CWHL在新闻简报里表示,“联赛的商业模式无法为联赛带来持续的经济收入。”

CWHL远不像美国四大职业联盟之一的北美冰球职业联赛NHL那样为人们熟知,但是在国际女子冰球界,它是目前全球仅有的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之一(另一个是美国的NWHL),不少国际一流的女子冰球运动员都在CWHL的球队效力。

CWHL的停摆对于国际女子冰球运动的发展无疑会产生极大影响,造成联赛停摆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来自中国的资金却可能是导致联赛走向“死亡”的众多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联赛官方宣布因经营困难导致联赛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又说是中国资金的介入成为联赛停摆的诱因之一,这看起来自相矛盾的两种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还要从2017年6月,CWHL正式宣布吸纳中国球队加入联盟说起。

2017年6月5日,CWHL与中国冰球协会、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在加拿大冰球名人堂正式宣布,中国将有两支队伍加入CWHL,两支队伍的主场均设在深圳。

在以冰球为国球的加拿大,加拿大冰球名人堂是加拿大冰球的最高殿堂。在这里宣布一项与外国冰球队伍有关的事宜,也是加拿大冰球历史上罕见的一幕。很显然的是,这在加拿大引发轰动的冰球大事件离不开中方资金的推动。

CWHL创立于2007年,原本是一项北美范围内的业余女子冰球联赛,在中国两支队伍加入之前,CWHL的5支参赛队伍(加拿大4支、美国1支)都没有明确的球员薪资标准,绝大多数参赛球员都是业余冰球选手,只有个别明星选手能从联赛获得稳定但数额也不太高的补贴。

CWHL吸收两支中国球队加入,并且中国球队的主场在深圳,使得CWHL事实上变成了一个跨大洲的联赛,步伐迈的比北美四大职业联赛还要快。但随之而来的是运营成本大幅增加。中方为此向CWHL支付了不菲的费用。

CWHL也在中国球队加入和得到中方资金之后,具备了向所有球员发放薪资的经济基础。从2017至2018赛季开始,CWHL根据球员的实力,每年向每名球员发放2000元至1万加元(约合人民币1万至5万元)不等的工资。据美国ESPN的报道,有球员表示,这样的薪资标准并不足以维持球员的基本生活,因此,绝大多数球员都另有一份工作。但从CWHL来说,为所有球员提供稳定的收入,也意味着它成为一项职业联赛。

不过,中国的两支球队(从上赛季开始两队合并为一支: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队)为球员提供的工资,远高于CWHL的薪资标准。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球队为球员提供的年薪大约在5万加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这造成了CWHL旗下中国球队与其他球队在球员薪资待遇上的巨大鸿沟。而短期内,CWHL也不具备去弥补各队之间这一薪资鸿沟的能力。

2017年,当中国球队加入CWHL时,CWHL认为这是联赛获得更大发展的一个机会。中国的确为CWHL提供了更多的资金,但转变为职业联赛之后的CWHL,也必须寻求到更多的赞助,以满足联赛所需的更高成本。

不幸的是,在男子冰球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冰球运动上,尽管世界女子冰球运动发展速度很快,女子冰球所能得到的关注度和所具备的商业价值依然有限。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CWHL作为创建只有12年,并且之前一直是业余性质的联赛,其所具备的联赛运营和商业开发能力也有缺陷。一些球员就对CWHL的宣传和推广力度不够多有微词。

加上北美地区的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两大联赛必须在有限的市场空间里争夺资源。美联社去年10月的一篇报道称,从长远来看,北美地区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的合并将不可避免。

考虑到世界女子冰球运动的现实环境,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获得球队在CWHL的参赛资格,以较大的代价助推CWHL从业余联赛转变为职业联赛,这一举措可能违背了女子冰球运动当前的发展规律。不过,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昆仑鸿星正在设法推动CWHL尽快恢复正常,或是寻找其他联赛,以保证深圳昆仑鸿星女队能够继续参加国际高水平的女子冰球联赛。

中国女冰的冬奥梦想

冰球是冬奥会上唯一的集体球类项目,关注度高、影响力巨大,但中国男子冰球与世界一流水平相去甚远,中国男子冰球队能够被国际冰联特批取得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已经是一个历史突破,但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各支强队,中国男子冰球能打进一球应该就是胜利。

因此,曾获得1998年长野冬奥会女冰第四名的成绩,成为中国冰球在2022冬奥会上走的更远的希望所在。中国冰球协会最早给中国女冰定的目标是冬奥会“保牌争金”,现在的目标虽然有所调低,但在国际女子冰球运动飞速发展而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多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背景下,中国女冰要完成北京冬奥会任务也是困难重重。

相比起职业化已有100多年历史的世界男子冰球运动,世界女子冰球运动是直到近20年才迎来发展高峰。

2007年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创立,2015年美国女子冰球职业联赛NWHL创立,都是近20年世界女子冰球运动快速发展的产物。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002年美国女队在盐湖城冬奥会夺取女子冰球冠军后的10年时间里,美国参与女子冰球运动的注册人数从7000人增加到超过7万人,10年时间增长了10倍。

整个世界女子冰球的发展环境与1998年中国女队夺得冬奥会第四名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在这近20年里却没有太大变化。

目前,全国的女子冰球运动员不足百人,各级别国家队在组建时,选拔运动员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选择余地,因为可挑选的人就这么多。中国女子冰球目前仍以专业队为人才主要培养单位,但编制不足长期困扰着地方专业队,2017年亚洲冬季运动会在日本札幌举办时,当时的中国女冰国家队阵容中半数以上队员没有编制。

待遇低、条件差,一直都是中国女子冰球专业队生存状况的真实写照。

所以,1998年长野冬奥会的第四名迄今都是中国女子冰球的最高荣誉。在此之后,随着世界各国女子冰球运动的发展,中国女子冰球的国际大赛成绩总体呈下滑趋势。2002年盐湖城和2010年温哥华,中国女子冰球队两次获得冬奥会第7名,但2006、2014和2018三届冬奥会,中国女冰均未获得参赛资格。在亚洲,中国女冰曾经是亚洲霸主,但过去20年,与日本女冰的差距越来越大,目前已经与日本女冰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内外环境都是如此严峻,中国女冰要想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取得理想成绩,必须要拿出一些切实有效的办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中国冰球协会与昆仑鸿星合作,以共建国家女子冰球队的方式,组建两支队伍参加CWHL。

但CWHL作为加拿大的女子冰球联赛,为何要吸收中国球队参赛?中方的资金无疑是最好的敲门砖。

由于中国女子冰球运动的整体水平相比加拿大、美国还有不小的差距,在参加CWHL的队伍里,中国籍球员实际上也是少数。在两支中国队伍于去年合并为一支队伍后,队中的中国籍球员只有8人,其中能作为绝对主力出场的只有两到三人。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  作者: 慈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