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停摆女冰世锦赛无奖金 冬奥会最火项目也难逃“男女有别”

2019-05-05 10:42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腾讯体育讯 近日,世界女子冰球界有点“火”,只是这个“火”并不是因为比赛“火爆”,而是联赛停摆“上火”。

继5月1日CWHL(加拿大女子冰球联盟)正式停止运营后,近日,又有包括美国NWHL(国家女子冰球联盟)在内的200余名女子冰球运动员联合发表声明,要求联盟进行改革,提高待遇,否则将拒绝参加任何比赛。作为世界上仅存的女子冰球职业联赛,NWHL同样面临着停摆危险。世界女子职业冰球,似乎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都是没钱惹的祸?

对于体育比赛来说,资金支持尤为重要,特别是对职业女子冰球运动员来说,待遇过低将会直接影响到生活。

提到已经停摆的CWHL,女冰球员可能会感到更为难过。CWHL创立于2007年,前10年联盟是不给球员发工资的。现在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是事实却是如此。以前,球员的收入主要来自球队、赞助商和电视台之间的商业赞助和广告分成。

从2017年开始,球员才开始从CWHL领取工资,每个赛季只有2000-10000美元不等,工资金额并非联盟决定,而是球队经理决定。如果球队赢球,还有1000-5000美元不等的的“赢球奖”。

那么,“裸奔”了十年的CWHL,为何突然就有钱发工资了呢?这就不得不提昆仑鸿星和万科阳光两支中国球队。正是在2017年,两支中国球队加入了CWHL,让这项联赛变成了一个横跨北美和亚洲的联赛。

为了加入CWHL,中方提供了资金资助。CWHL才具备了给球员发工资的财政能力。只是一个赛季2000-10000美元的工资,对于职业球员来说如同“杯水车薪”。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NHL球员的最低合同工资也高达61.25万美元,顶级运动员甚至可以超过1000万美元,女子冰球运动员的工资都不到NHL男子运动员的一个零头。由于工资太低,很多球员被迫在比赛之余从事兼职。美国队名将希拉里-奈特曾向母亲哭诉,称工资太低快活不下去了。没想到,母亲却劝她:“孩子,你得再找一份工作了。”奈特听完哭笑不得,自己到底是不是职业球员呢?

其实,CWHL原来就是一个业余球员组成的联赛。毕竟,女子冰球的对抗性和观赏性都不如男子冰球,指望观众花钱买票看比赛,或者赞助商疯狂砸钱打广告有些不太现实。

所以,多年来,CWHL的球员都是一边打球一边工作。2018年,加拿大女子冰球运动员塞拉-斯莫在比赛期间的更衣室内为女儿哺乳的照片曾经走红网络。斯莫除了是一名球员,还是一名教师。

她在更衣室内为宝宝哺乳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以她打球的的收入,根本请不起“保姆”,只能把宝宝带到赛场,一边打球一边带娃。

男女冰同工不同酬

在冰球界,男女运动员同工不同酬的现象非常突出。尽管美国和加拿大的女子冰球运动员一直在为“同工同酬”呼吁努力,可是收效甚微。

2019年世界女子冰球锦标赛,芬兰队打破了美国和加拿大对决赛的垄断,最终获得了银牌依然创造了历史。出人意料的是,国际冰球联合会并没有给女子冰球队准备奖金,全部由各协会自己制定预算发放。

按照芬兰冰球协会的规定,获得世锦赛银牌每人奖金是5000欧元,为了表彰芬兰女冰的历史性突破,决定按照金牌级别的7000欧元发放。芬兰男子冰球队同样获得了世锦赛银牌,但是每名球员却获得了12000欧元的奖金,是女子球员的两倍多。如果芬兰男子冰球队夺冠,那么每人奖金将高达2.7万欧元。

芬兰冰球协会首席执行官马蒂·努尔米宁在芬兰广播公司新闻网表示,男冰和女冰这一差距并非由国家冰球协会决定,而是由国际冰球联合会决定的。“国际冰球联合会(IIHF)在男子世界锦标赛中,会根据比赛的成功程度给予丰厚的奖金。男子冰球队奖金的数量取决于我们如何在球员和协会之间分配IIHF的奖金。另一方面,女子冰球队的奖金完全来自协会的预算。”

换句话说,尽管女冰世锦赛已经举办了将近30年,但IIHF并没有为女冰世锦赛分配奖金。

CWHL停止运营后,多伦多怒火、万锦迅雷等队通过拍卖球衣的方式筹款,且需要全部上缴联盟。最终,拍卖筹集到8.8万加元,用于支付球员和工作人员的工资。一个职业冰球联赛,最后却沦落到靠拍卖球衣“还债”,相信任何一个喜欢冰球的球迷都有些心痛。

现实是残酷的,无论是CWHL还是NWHL,关注度和商业价值都非常有限,加上两大联赛之间一直存在竞争关系,对球员和市场资源的争夺,最终导致了两败俱伤。早在去年10月,就有报道称,两大女子冰球联赛有可能合并。因为,女子冰球没有那么大的市场,无法容纳两个运营模式相近的联赛。

女子冰球将何去何从

有业内人士指出,CWHL和NWHL一直没有达到NHL的高度,还是违背了体育运动的发展规律。CWHL运营了12年“寿终正寝”,NWHL创立只有四年,二者都是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从业余联赛到职业联赛的转变。可是,在市场开发、运营推广等方面,都远没有达到职业联赛的标准。

据说,NHL每年分别向CWHL和NWHL注资10万美元。只是这区区的10万美元,更像是一种“扶贫”,远水解不了近渴。依靠“输血”,并不能维持两大联赛的运转。缺乏自我造血功能,没有成熟的市场开发模式,最终让女子冰球运动员“揭竿而起”,发表声明要求“改革”。

那么,中国女冰球员情况怎么样呢?以前,中国女冰的待遇低人尽皆知,近半数的运动员没有编制,无法从地方队领取工资,只有国家队发放的训练费。有编制的运动员,每月可以从地方队领取3000元左右的工资。后来,深圳昆仑鸿星队参加CWHL后,队员的年薪大约在25万元人民币左右,是地方队员好几倍。这样的年薪放在CWHL,也非常有竞争力,所以球队吸引了芬兰女门神诺拉-拉蒂前来。

只是随着CWHL停摆,包括昆仑鸿星在内的很多球队的命运都变得扑朔迷离。传说中的WNHL能否组建?NWHL是否也会停止运营?现在看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黄凯)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