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选手为减肥能有多拼:梅娃吃花朵果腹 还有面条按根吃

2019-06-17 09:33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6月16日 进入炎炎夏日,当爱美人士还在为那似乎永远都在开始的减肥大计忙活伤心时,身为战斗民族的俄罗斯花样滑冰女单名将梅德韦杰娃却做出表率:以花朵作为食物,还已经坚持到了四个星期!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花样滑冰运动员们,遭遇体重压力的点点滴滴。

俄罗斯双姝:花与巧克力

上赛季因为身体发育和换教练,导致竞技状态起伏不定的梅德韦杰娃,经过一年适应期,已经在新团队中逐渐找到自己位置,但体重问题却依然困扰着即将满20岁的她。

作为顶尖运动员,如何控制体重却是必备素质:在运动量已经科学系统化的情况下,从饮食下手就是普遍对策。果不其然,日前梅娃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个只有15秒的短视频,她用筷子津津有味的吃了两口粉红色的花朵!

视频上不仅配有“减肥,第4周”这样的字幕,坐在她对面的人还问到:“那么,花怎么样?”梅娃则笑着点头回答:“这个还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从师妹变对手的扎吉托娃,平昌冬奥会夺冠后,到米兰世锦赛的一个月时间,身高就增长了3厘米,而到2018/19赛季开始时,又提升了4厘米。

为了能控制体重,她在饮食上也是极力控制:“比赛前,我基本什么都不会吃。即便是吃,也只是吃巧克力。”

即便如此,整个18/19赛季对杂技娃也算是波折不断,直到收官之战埼玉世锦赛才总算稳定下来。相比前师姐梅娃算是度过发育最高峰,却仍旧不得不向素食主义者转化,杂技娃接下来两年还会有更多控制体重苦水要吐。

 

进食障碍:女选手

俄罗斯双姝要面对美食诱惑和欲望倾轧,终究还是顽强坚持下来并曙光乍现,然而正所谓矫枉过正,败在饮食失调下的选手仍旧数不胜数:

一度被认为是美国天才少女的格雷西-戈尔德,以跳跃能力和身体素质著称,可她在职业生涯巅峰期,也是靠每天训练后的一顿饭咬牙坚持。然而从16年开始一系列家庭变故,导致了她焦虑、抑郁和饮食失调,体重以肉眼可见趋势增长。并最终在距离平昌冬奥会还有5个月时宣布暂别赛场。虽然她在上赛季短暂复出,但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无独有偶,作为美国新生代冰舞佼佼者的帕森斯兄妹,在国际成年组赛场征战也就两年,妹妹蕾切尔在4月份宣布因长期与厌食症做斗争心力憔悴,不得不做出了退役休养的决定,仅剩哥哥迈克尔坚持梦想。

也有好消息,早在2000年15岁就拿到全日本女单第四名的铃木明子,因为03年上大学后课业加重,也患上厌食症。磕磕绊绊抗争足足4年破茧重生,并在25岁之后这个高龄期迎来职业巅峰。

金妍儿:每天1200千卡

作为韩国花滑女神,金妍儿从2006年到14年索契这2个奥运周期,足足8年的时间里,体重一直控制在48公斤这个范围。

对于保持身材,金妍儿有严格的卡路里摄入标准:“我没有特别的减肥菜单,但是营养师建议我每天的摄入量控制在1200千卡。”

她的食谱大概是:早晨是妈妈做的韩餐、午餐以沙拉和水果为主、晚上则主要吃胃负担较小的麦片粥。

相比金妍儿的重点是早饭和午饭,与她一时瑜亮的浅田真央(身高1米64),在采访时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来看,则对晚饭看的更重要:米饭、酱汤和泡菜。

羽生结弦:冠军食谱

因为在17年11月初的大奖赛NHK杯中受伤,在距离冬奥会还有3个月之际,羽生结弦要恢复到可以角逐金牌的竞技状态,除开自身坚持不懈和医疗保障外,一份精心打造的康复菜单同样堪称助力。

在他最初抵达平昌那两天,营养专家做出注重体力恢复的调整;之后两天则侧重能量的补充;比赛前一天则吃了为胜利兆头准备特意准备的猪肉生姜烧烤和猪肉酱汤。

据悉,羽生当时的决胜餐为:

早餐:洋白菜胡萝卜味增汤

午餐:滋味豆腐烧肉+身体调理锅(鱼肉锅,含10种蔬菜)+煮南瓜

晚餐:大蒜黄油炒鸡+猪五花白菜锅+煮南瓜

加餐:能量猪肉酱汤

日本媒体在17年赫尔辛基世锦赛后,曾公开过羽生结弦的菜谱,两相对照下也是有迹可循:对米饭有特殊衷爱,比赛前一定吃;寿司不在他的胜负餐选择范围之内;面包、麦片和意粉等西式自称吃了会使不上劲;两顿都上煮南瓜非常抢镜;鱼类和豆制品不能缺。烹调方式主要为蒸和煮(少油少盐)。

要保持他那样纤细有不失力量的身材,这样的饮食至少坚持3年。从媒体曝光的配餐照片来看,羽生的食量堪称“精致”。对于这点,美国男单名将乔尼.威尔早在06年的采访中就承认,他吃的东西没有运动员应该吃的那么多。

自觉:中国双人饮食观

尽管自己足够娇小,但搭档韩聪身材不算高大,隋文静必须格外控制体重。平昌冬奥会期间,被问及奥运村伙食及住宿情况时,隋文静相当满意:“吃得太好了,但我每天只能吃一顿饭,比赛期间还是要控制体重。睡眠方面自己也都一切正常,不存在失眠的状况。”

虽然冬奥会只有半个月,双人滑还是放在赛程前半段,可韩聪也要管好嘴巴:“种类很多,但汉堡这些暂时还不能吃,比赛完再吃吧。”

因为恰逢春节,代表团总会准备好饺子,以备不时之需,彭程笑言自己的标准是2个!

虽然平日训练中未必如此苛刻,但在重要比赛期间对花滑女选手来说,“一天一顿饭(平时一顿饭量分几餐来吃)”可以说是标配。

极端反馈:一天重6斤

由于新陈代谢较之普通人更加旺盛,饮食和训练对体重的反馈极为迅速,为了更好监测,李子君每半天都要过称——严格到“按两”。

比李子君稍早的另一位中国女单选手耿冰娃,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花滑女选手在青春期与体重作斗争的艰难:

因为父亲曾是冰球国家队选手、母亲也是一位花滑运动员,在表演或者艺术天赋上她遗传了母亲,体质上却更加偏重父亲的牛高马大。据悉,她曾在某个休假期间下午回到家中,即便严格控制饮食,但第三天上午称体重,就足足重了6斤!

陈露:两根面条 不知饭味

降体重方面,中国第一位花滑世界冠军陈露可谓“颇有心得”—她曾在一个月时间降20斤!

当时没有营养品额外助力,只能靠节食:“那时候饿得太厉害了,躺下以后觉得前胸贴后背了,胃都贴到后背上了,这样我只能趴着睡。另外因为太饿了自己也睡不着,导致睡眠质量非常差。”

即便已经过去20年,陈露对当时依然记忆犹新:“不记得米饭是什么味了,吃面条都是论根吃,一顿饭吃两根。”

然而朋友的帮助,也让她在最艰难时刻挺了下来:“我跟大杨扬都比较喜欢吃排骨,我因为减肥不敢吃,而作为短道速滑运动员她就是要多吃以增加体力。这样我就把排骨上面的肉都剔下来,肉给杨扬吃,我就在那嘬嘬骨头。”

错误指引:不喜欢自己

前美国花滑运动员珍妮-柯克估计,有85%的花滑运动员正在或者曾经受到各种形式的饮食失调。一旦选手体重增加,就要面对教练和官员鼓励他们减肥,而非加强力量或提高技巧的压力。

在索契冬奥会上成为宠儿的尤利娅-利普尼特斯卡娅,以纤细的身材和出众柔韧性著称,然而即便也是因为身体发育状态极速下滑,苦苦挣扎几年后作出退役决定,她却努力客观公正看待—然而这也无法抵消“我不能永远保持12岁身材”的怨念。

“当我参加比赛时,教练和评委经常告诉我,我应该专注于让腿变得更瘦。六岁时我抓住大腿希望它们能变细。如今,20年过去了,我仍然很难喜欢自己的大腿。”

帮凶:网络压力

相比以往只能通过报纸图片,或者并不算太清晰的传统电视观察选手,进入网络时代后,各种高清图片视频以及社交媒体的运用,让选手们还额外感受到冰迷的诸多挑剔。

2017年世锦赛铜牌、加拿大女单名将达尔曼在平昌冬奥会团体赛与队友携手摘金后,选择休战18/19赛季,集中精力关注自己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她曾公开了人们如何吐槽她身材:

“我总是肌肉过多或脂肪过多,所以有时我不吃东西,或者当我吃东西的时候,我会记下热量,然后成倍地消耗掉。”

(唐雪见)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