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北京冬奥 蔡雪桐坦言追赶天才少女需用平常心

2019-07-16 14:24 工人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白色T恤、黑色运动裤、一双深蓝运动鞋,扎着马尾的蔡雪桐在上周进行的2019冰雪项目“秦皇岛”体能大比武上站在一群运动员中,不显山不露水,与邻家女孩无异。

如果你对蔡雪桐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邻家女孩”,那就有失偏颇了。每当雪季开始,蔡雪桐穿上滑雪服,在长120米宽15米的单板滑雪U型场地里一次次高高跃起、闪转腾挪。此时,她仿佛是一个身怀绝世武功的女侠。

如果不是工作使然,记者也很难将这两个形象联系在一起。这都是蔡雪桐——一名出色的单板滑雪U型场地选手,一位在平昌冬奥会折戟后放平心态、不断追赶天才少年克洛伊·金的运动员。

平昌冬奥会败兴而归

2018年平昌冬奥会结束后,蔡雪桐离开了队伍,前往北京体育大学(2017级冠军班)学习,原因很简单:她有些受伤。

两次获得世锦赛冠军的蔡雪桐被视为平昌冬奥会单板滑雪U型场地奖牌的有力争夺者。然而,真正到了决赛,蔡雪桐却在前两轮失误了。当她完成第3跳,以76.50分获得第5名后,蔡雪桐感觉“解脱了”。

解脱,是短短1分半钟(完成每一轮动作大约需要30秒)的休止符,是对平昌冬奥会周期(4年)甚至是漫长滑雪生涯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无缘领奖台,到底意难平。蔡雪桐无奈地说:“失落,因为距离领奖台那么近。”

时隔一年多,再次总结平昌冬奥会的表现,蔡雪桐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平昌冬奥会的时候就是心理压力太大了,觉得自己有那个实力,太想要拿成绩。”

因为太想要,所以用力过猛。蔡雪桐在做外转540和正脚外转900两个动作时都落地不稳,得分过低。时至今日,蔡雪桐仍然不太敢观看她在平昌冬奥会的比赛录像。

上赛季无心插柳柳成荫

离开大部队,到了北京体育大学,训练、比赛、训练……循环往复的节奏被自由的学校生活取代。从未有过大学生活经历的蔡雪桐在这里找到了快乐,但她从未放弃过训练。

与一些需要耐力的滑雪项目(如越野滑雪)不同,单板滑雪U型场地更多的是需要选手核心力量足、爆发力强,身体协调性和控制力强。在学习之余,蔡雪桐并没有放松身体和力量训练。她还想回到雪道上,只不过这一次抱的是“玩儿的心态”。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2018~2019赛季,轻装上阵的蔡雪桐原本只打算参加几站重要的比赛,不料越滑越好的她一站不落,一滑到底。

5站世界杯分站赛,除了在拉克斯站获得第4名,蔡雪桐在其他分站赛上都有奖牌入账,其中还有两枚奖牌是金色的(分别在崇礼站和猛犸山站获得)。凭借如此出色的表现,蔡雪桐第5次获得了世界杯总积分冠军。

“每一站都发挥得特别好,其中4站登上了领奖台,最后还拿到了总积分冠军,我的信心有很大的提高。”蔡雪桐总结上赛季的表现时说。

追赶天才需用平常心

平昌冬奥会上因为太想出成绩而折戟,上赛季放平心态反而收获颇丰,蔡雪桐在起伏之间慢慢体悟到了一颗平常心的重要性。“平昌冬奥会的时候就是负担太重,上赛季没有负担,比赛就是去玩儿,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也很开心。”

自打接触滑雪,15年过去了。时间带给蔡雪桐的不仅仅是成绩,还有对这个项目的热爱。“我就想始终开心,训练时开心,拿成绩时也开心。”

当然,对于运动员而言,竞技体育的最大诱惑就是站上最高领奖台。有了上赛季的好成绩,外教对蔡雪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追赶克洛伊·金。

克洛伊·金是美国单板滑雪U型场地的新星。平昌冬奥会周期,只要克洛伊·金参加的比赛,她都能将金牌收入囊中。上赛季世锦赛,克洛伊·金再次斩获金牌。在单板滑雪U型场地界,克洛伊·金是一个大神级人物。

说起这位比自己小7岁的小将,蔡雪桐将其定位为“天才少女”。“克洛伊的难度动作已经非常成熟,比赛时做起来很轻松。我要做前刃1080,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磨。一个赛季能够在一场比赛中成功,我就很满足了。这就是差距。”

竞技场上没有常胜将军,任何人都有起有伏。对于蔡雪桐来说,她的首要任务就是提升动作难度。

上赛季,蔡雪桐已经两次在比赛中成功完成反脚900的动作。在4月外训期间,蔡雪桐又发展出了前刃1080的高难度动作。接下来,她的任务就是让新的动作更熟练完成得更轻松。

上赛季收获信心,加之有了新的动作难度储备,这给了蔡雪桐追赶克洛伊·金的底气。

不过,已经吃过一次亏的蔡雪桐还是强调要放平心态,“别像之前(平昌冬奥会),把自己摔得挺惨的。”

文/袁浩

责任编辑:姜雪峰(QU0017)